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少年行 >> 少年行

“嗳, 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顾炯见完沈雍, 片刻也不敢停留, 转头去追着白芷问。

白芷正沿着山路往上走,不时看一看小路边, 随口说:“小孩子认真了,也长大了。”

“那你觉得怎么样啊?这事儿我还没跟五叔说,先来问你的, 你给我个主意呀。你要嫁了他,这里怎么办?当嫁妆?亏了。可你一个姑娘家, 不嫁人生子,也不对劲儿。”顾炯直觉得白芷的事情得她自己做主,但他又不觉得白芷外嫁是个好主意。

他是做哥哥的人,对自家妹子比较关爱,就觉得妹妹嫁人不划算。却又想不出别的办法来,招赘倒是好, 沈家少主能入赘吗?

顾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白芷却不拿这个当回事儿:“没成亲也不耽误有孩子呀。喏。”

白芷下巴往不远处一挑,苏晴正对着她的小弟子们看来看去的,打算从中找个姚勉的继承人。

顾炯脚下一软:“你可不能学她呀!!!”他弹了起来,鹞鹰一样飞奔向顾清羽。

白芷翻了一个白眼, 继续慢慢地往上走。她在检查新砌的引水渠。

世上本没有这一个“春溪镇”, 是她到了这里之后人一多, 聚在了一起, 形成一个聚落。山上有两股泉水自上流下, 在山下汇成一条两丈宽的溪流。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夏天了,但是“春溪”好听,她就随手写了这么个名字。

有水源是好,但白芷比较讲究一些,不肯就溪水取水。砖石先被她用来砌引水渠和蓄水池,一些建材被她先指定用来建厕所。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先搞这个,都认为应该先建房子。白芷坚持己见:“有什么样的食水就决定这里能生活多少人。污物不处理好,必然要产生疾疫。不要忘了,这里雨水丰沛。这些瘴气哪里来的?就是污浊之物与水气混杂。”

又给弟子们小小上了一课。

住房则是先在春溪镇搭建一些杆栏式的简易木建筑暂住,白芷等人也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山上则慢慢地修建上山的路以及石堡。在建筑设计上她只是个“了解”的水平,但整体而已她心里有稿子,做起来也有板有眼。

顾清羽到了之后,水平比纪子华、白及等人都要高,也支持白芷的主张。只是工程才开工不久,人手还不熟练,速度不够快,白芷对石头建筑的要求又要更高些,计划修两条引水渠,如今全力赶工也只修出一条,白芷还觉得粗糙了,想把其中一部分瑕疵返工。

标记下石头不齐的一处,白芷直起身,目光所至是白及小跑了过来:“师父,东边的林地里好像有狼。”

“发任务。两个点的积分。”

“是。”

“师父,那边又来了两户人家,那个垦荒……”

“让学礼去安排。”

师徒二人一道说,一道慢慢走,白及也挺忙,请示了好几件事情却还没有去布置,而是小声说:“那位大师伯跟师祖说小话来着……”悄悄告了个密。

白芷笑道:“不用怕,他们怎么不着我。”

白及却是有疑问的:“那……沈少主不好吗?”行吧,他现在看沈雍没那么讨厌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却不得不去思考一件事情——师父要是嫁人了,他该怎么办?

白芷道:“好人我就必须要喜欢吗?喜欢了是爱吗?爱了就得结婚吗?”

“呃?”

“你也差不多到了该知晓事情的年纪了,要知道婚姻与爱情是两回事,它们都不是必需品。爱情随心所欲,你控制不了它也不必去控制,缘来缘去,顺其自然。婚姻不一样,它是一种利益关系,必须在控制之下。总有傻子会把两样搞混了。”

白及一个少年,对感情生活还是有美好向往的,听了就有点懵:“固然是有联姻的,可也有画眉的吧?”

白芷乐不可吱,挑挑下巴:“喏,画眉的。”白及顺着方向看过去,好么,苏晴正跟朱寅在说话。白及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活生生的例子,感情和婚姻确实是不一样的。

“那沈少主……”

白芷摇摇头:“他是个可爱的人,可又怎么样呢?”

“那他有点儿惨。”

“没什么惨的。不要浪费精力在这件事上,你要是有功夫,到下面去看看他们地基打得怎么样了,拦住了,不许往河边凑得太近。等到暴雨涨水,有多少房子也禁不住淹。还有,看看石料又送来多少,砌完了水渠,就该修路了。到冬天结冰之前,石阶要修好,明年开春之后,这里要平整出地基来。”

白及眨眨眼:“是。”

“狼不杀了吗?”

“是!我这就去下任务单子!”

~~~~~~~~~~

白及下山,白芷在山上站了一会儿,又慢慢踱了下去。半道上,顾清羽上来找她。四目相对,顾清羽无奈地道:“阿炯又操心了。不过,我也想问你,沈雍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他找来了,需要我怎么回答?我毕竟占着你父亲的身份。”

白芷道:“我早对他说过了,我是做不得贤妻良母的。”

“妻也可以不贤良的。我有时候想,我的母亲如果不贤良,是不是会活得更痛快些。”

白芷笑道:“那老爷子该不痛快了。他不痛快,就得让别人也不痛快。”

“这倒是。”

“我把自己扔圈里,跟人斗一圈儿,称霸整个猪圈,再爬出来?图什么呀?”

顾清羽犹豫了一下,带了一点点倾向的说:“也不必这么疾世愤俗,如果有一个心意相通的人,生活会不那么寂寞。沈雍,是个聪明孩子,也一直在努力。难得有一个人,肯为你改变。”

“那他该为自己活着,”白芷想了一下,还是将话说得很明白,“我不需要通过婚姻攫取什么,相反,它还耽误正事。不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而是‘从属于丈夫’对我是一种束缚。生育对我的生命是一种威胁。我可以冒着被老爷子打死的风险跟他对着干,但不能死在产床上。我是要活到七老八十、延续基业的人,其他的事情不值得我浪费精力。您要是想要后代,只好自己努力啦。”

顾清羽哭笑不得,又有些惋惜:“不是你,磨不出沈雍,磨出来了,又有些可惜。”

白芷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还是随缘吧。要看一看我相中的学堂地址吗?”

“好呀。”

两人慢慢地走,慢慢地聊,目前的人里,也只有名门公子的顾清羽对一城的格局更熟悉,更能与白芷说到一起。顾清羽的感慨也不少:“这地势,让我想起来本家了,不要建成又一个连天城才好。”

白芷道:“啧,老爷子看到,又得嘲笑我了。”

“别做他那样的人。”

“好。”

“但是他平衡的手段,也是可以借鉴的。”

“好。”

一直走到山顶,顾清羽才低声说:“你终于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了,接下来怎么做,你有计划吗?现在的这些弟子与你共患难过,自然向着你。接下来的徒子徒孙们呢?你不讲忠孝之道,不行跪拜之礼,让他们到处飞,人飞散了,门派还能存在吗?”

白芷道:“当然能。因为外面足够糟糕呀。出去转一圈就会知道,还是这里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会当空伸出一只手来把你按在地上,又或者动动手指就勾走大半的收成。在外面,官员看不上江湖匪类,大门派有他们自己从小养大的弟子,黑道勾心斗角……”

顾清羽连连摆手:“他们竟是帮了你的忙了。罢罢,我不说了。哎?你要让弟子出去历练?”

“对!这儿初具规模了,我第一个放白及单独出去!”

“他知道吗?”

“还请保密呀。”

顾清羽愉悦地说:“这孩子有点可怜。”

~~~~~~~~~~~~~~~~~~

“师父,你要我走?”清秀的少年一脸懵逼。

白及跟着师父忙了整整三年。

山下一座白色的石砌牌坊,上书“独山”二字,牌坊后面是通往山上的石阶——那就是正式的独山派的范围了。与大部分门派一样,他这派最终还是拿地名当了门派名。白及觉得不够威风,但是据冯学礼考证,大门派都是据一地为名,可以延续得久一些。

拾阶而上,陆续经过错落有致的建筑,据说连天城就是这样依山而建,但是这里比那儿的建筑位置更随意。各种建筑只按功能区分,并不刻意规定“地位”。只有石阶的最顶上,是一座石堡,有水源引入。门派有重大的事件都在这里宣布,重大考试也在这里举行。

春溪镇的规模也大了两倍。当初被留下来跟随住三年的江湖侠士们,走了一小部分,又吸引来了更多的人。春溪镇三十里远,又聚起了两个对称的村子,一些佃户在那里垦荒劳作。

这一砖一石、一草一木,都洒上了他的汗水。

他满意地注视着一切,没打算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但也没想到白芷会突然把他叫了过去,高兴地说:“你也该离开啦。”

“师父,你要赶我走?”

“是锻炼,你们都要走这一遭的。不见识到外面的世界,那么在这里就是画地为牢、固步自封。我是教学生,又不是养猪。出去见识过了,才能更好回来生活。而且,你忙了这些年,操心太多,也该散散心啦。出去玩儿三年再回来吧,唔,顺便给我办两件事。”

不是不要他了,白及放下心来:“是!有什么事您吩咐。”

“北方道上重归安宁,老爷子腾出手来要过来看看,你迎一迎他,路上顺便把你张姑姑家珊珊妹妹接过来,早先就说好了,她长大一些我就教她医术。”

白及反射性地担心:“老爷子不会是为了沈少主的事情来的吧?”

“你管他为什么来的呢?都有我。你只管做我让你做的事,然后好好去玩儿。”

“是!”

白及回到房间,打包起自己的东西来。白芷的生活简单,他也跟着染上了这个习惯,几件换洗衣服、一点药品、一刀一剑,捆好往背上一背。

下到石牌坊,发现白芷正牵着一匹马等着他,顺手把斗笠扣在了白及的头上:“我初入江湖的时候,大师兄只给了我一驴和一个包袱卷儿。”一旁纪子枫又捧着另一个包袱往马上放:“给你做了双新靴子。”柳遥指着一个小竹篓:“里面有食水。”

师弟师妹们都有东西送,一匹骏马险些变成驮马。白及鼻头微酸,拽过缰绳:“师父,弟子走了!你们几个,好好侍奉师父,不许淘气!”

与众人洒泪而别。

白芷的弟子们都有些她的风范,哭就哭了,没一个觉得不好意思,挂着鼻涕眼泪也坦坦荡荡,白芷一边擦眼泪一边说:“行了,中午聚餐!学礼?”

冯学礼一边擦着眼镜,一边思索着说:“师父,您给大师兄带钱了吗?你们几个呢?送盘缠了吗?”

白芷茫然道:“以前,是他管我的钱的。后来……”在独立派,在春溪镇,他们还真不带什么钱。大家面面相觑,什么都想到了,居然忘了钱!

片刻之后,白芷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他这几年跟着我过得太死板,这个开始真是太有意思了。”

※※※※※※※※※※※※※※※※※※※※

最后一章,完结啦。

从茫然的穿越,到确定自己的目标,最后养成了一个徒弟,给江湖送去一个少年,以后还会送出更多的少男少女,对崽而言算是实现了“用最刻板无趣的规划做一件最浪漫的事”。再写下去,如果不能造个反,也就不过如此,还是停在这里吧。

沈雍这个角色,最初的设想有一点养成的意思,看初见的设定就知挺明显的。不过写着写着,他俩就走不到一起去了。因为我按照双方、尤其是崽的性格、目标写下去,越写两人的关系,终究是欠了一点味道。整篇文里的男性角色,都跟崽差了一层意思。

沈雍一直在努力,比较遗憾的是崽太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对一个有独立精神的孤独的穿越者来说,一旦她能独立存活,婚姻反而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我觉得这会成为我写这篇文的遗憾。

最后,这篇文从一开始就是作者任性的产物,多谢大家容忍了我整整三个月。大么么^3^

接下来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认真准备下一篇文。有兴趣的亲可以收一下作者专栏,方便早点发现新文。

下篇文不放飞了。我飞崽没飞,崽成留守教室的了,“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

我连她那份一起飞,飞得有点累。

快过年了,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

大家,有缘江湖再见。

喜欢少年行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少年行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少年行最新章节 - 少年行全文阅读 - 少年行txt下载 - 我想吃肉的全部小说 - 少年行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源血求退人间界浪人天涯朕家病夫很勾魂惊蛰火影之邶风霍乱江湖人鱼的饲养弥天大雾一仙难求皇后画风不对异世情缘(GL)没有来生和之印[柱斑/扉泉]玉生香和熊猫一起修仙的日子修真在异界清和月下觞调笑令和仙君同归于尽后龙套的自我修养江湖不好唬我的老公是奸佞凤霸天下之医妃无双七宝姻缘保卫国师大人
完本推荐: 满庭芳树雨中深全文阅读男神和他的猫全文阅读综 一梦一死全文阅读戏如婚全文阅读大神养成计划全文阅读星际第一育儿师全文阅读快穿之职业扮演全文阅读枝上柳眠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离婚这件小事全文阅读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全文阅读猎同之书呆西索全文阅读谋家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危宫惊梦全文阅读美人为馅全文阅读晟世青风全文阅读七宝姻缘全文阅读砂锅娘子全文阅读财神爷的悠闲生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夫人每天都在作妖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无上丹尊明天下撒娇福晋最好命伏天氏你真是个天才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盛唐小园丁花娇小阁老万界美食之神级餐厅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数风流人物都市妖孽狂医蛇蝎毒妃计中计史上第一密探卦妃天下小城女律师绝天武帝江湖尘事盛宠之将门嫡妃觅仙道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都市大进化时代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我震惊了全世界地上道国

少年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少年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少年行txt下载手机版 - 我想吃肉的全部小说 - 少年行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