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月待圆时 >> 无忧

章家留了宋荫堂叶文心住下,石桂跟着明月往小院里去拿东西,也还得交待些事儿,村里没能收上学生来,走了一趟漳州,带回去就只有两个学生。

既是他们俩出门去,明月也不急着赶路了,出了章家堡背着身子走,一面跟石桂说话一面不住看着章家堡的楼墙。

章家堡还是前朝建起来的,屯粮藏兵,乱世之中保得一姓平安,章家从此走的就是武道一路,只后来一代传一代,反往读书的路子上去了。

石桂听了点头:“怪道这墙造的这样厚。”当家只是一方土地,慢慢才有了田有了村,这么看来太丰县令是没打点好,要不然怎么会被调派在这儿。

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一个县令连救灾的人都调派不出来,还想端着官架子等人来给他送礼,换作石桂是章家人,必然也要觉着他不识礼数。

乡间虽受灾,也不断有人出来劳作,这儿说是县城,县里也不过有几间象样的房子,富户都似章家一般,自有庄园,太丰县县衙反是县里最好的一处屋子了。

石桂不记路,反是明月走过一回就不会忘,带着她兜兜转转摸到了院子门边,明月拍了门,开门的却是程夫子,还满面怒色,寻常连气不生的人,竟伸手出来,张口才要骂,看见是石桂明月,这才收了声。

石桂心知有异,使了个眼色给明月,急急进去看瑞叶,地上扔了一团东西,瑞叶的屋门紧紧阖着,石桂敲了半日她都不开。

出来问了人,才知道刚才太丰县的县令来了,他来是来找叶文澜的,把他当作望族世出身,想请了他一道往船商富户去,调派些人手出来,先把各村各镇的路给通了。

他愁的头顶直冒火星子,若不是实在没法子了,也不会来求一个毛头小子,知道这些外来人就在这儿租了屋子的,亲自带着人来,没成想开门的会是瑞叶。

瑞叶还当回来的石桂,等了他们一夜不回来,一早就在门边守着,也不知道叶文心如何,急慌慌的开了门,面带喜色一抬头,眼前便是她再也不愿意看见的脸。

瑞叶倒抽一口冷气,往后退得一步,手腕子却被人牢牢抓住了,连县令一把抓住了瑞叶的手,满面惊喜的望着她:“我就知道,你还没走。”

瑞叶急着往外挣脱,程夫子听见声过来了,看见的便是连县令拉着瑞叶直诉相思之苦,瑞叶又气又恼,被程夫子瞧见,更羞意难当,伸手就是一记耳光:“我如今是清白人家女,若是再出言无状,我就去县衙门击鼓告官!”

连县令一时怔住,就是去告,审案子的也是他,难道还能因为这么一桩小案就报到知府那儿去不成,他还待再说,瑞叶已经冷冷看着他:“我击了鼓,夫人自然听的见。”

连县令听见夫人的名头身上一抖,怎么也不信瑞叶这样狠心,两人原来也曾相好,待看见程夫子过来拉人,一看也是个书生打扮的,又对瑞叶颇多回护,挺身拦在她身前,一只手扶住她,看她伤着了没有。

连县令两只手紧紧抓着瑞叶的手腕,掐出红印子来,程夫子扶她还得抖一抖袖子,拿衣衫盖住自己的手,怕碰着了她。

瑞叶先是摇头,跟着便面色煞白,跌跌冲冲往屋里去,把屋门紧紧闭住,两只手捣住耳朵,恨不得听不见,可又怎么能听不见,只得缩在屋里不肯出来。

石桂几个带过来的人里也有兵丁,哪里还认什么县令,只当他是调戏了人,连人带东西全推了出去,连县令还不肯死心,还不住拍门,心里想着瑞叶温柔可亲,自她走了,家里那一个越发面目可憎起来,心里这段情宜放不下,倒把自己拿瑞叶换了举荐信的事儿忘了,只记着是让妻子逼迫的。

程夫子是当教书先生的,隔着门还把连县令痛骂一番,两个读书人隔着门吵了起来,院子统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瑞叶在屋里有什么听不见。

连县令到底要脸,身上还穿着官服,只说明儿还来,石桂明月便是这时候回来的,程夫子只当他还来纠缠,书生也有出拳头的时候。

被明月一把握住手,又赶紧放开了:“得亏得我眼快,要不然你这一只手骨头就全碎了。”程先生是拿笔的,同他拿刀剑的怎么能比,看着地上一片狼藉,人人脸上都有些故事,只玩笑过去便罢。

石桂叩门进去,瑞叶眼儿通通红,似是哭过了,头发散乱,衣衫也皱着,给石桂开了门,人就木呆呆的坐着,石桂摸摸她的手:“这是怎么了?”

瑞叶从袖子里掏出帕子来,她绣了一对儿银杏叶的帕子,一块给了程夫子,一块自家用着,哭得再狠的时候,也没舍得拿它来擦眼泪,那条帕子他一直带在身上,一样是舍不得用,收得这么好,收得这么好。

瑞叶一时忍耐不住,揪着襟口哭起来,石桂连问了两声,她这才抬起头来,不是过去就过去了,他越是好,就越是不能。

瑞叶先还掉泪,跟着便不哭了,反问起叶文心的事来,石桂只得先告诉她,叶文心病了,这会儿正在章家养病。

瑞叶一听说叶文心病了,赶紧收拾了东西要跟着石桂去章家,走的时候抱了包裹,程夫子就站在门口,她垂了头,连眼都不敢抬,就这么出了门边。

程夫子跟了一路,别人跟去章家还能说是仆从,他一个秀才怎么能就这么跟着去,可他一路没说话,只默不则声的跟着,还是石桂扯住了瑞叶的袖子:“你……你总得有个打算才是。”

难道要说程夫子是跟着的帐房先生不成?便是他肯,瑞叶也不肯,石桂隐隐知道是为着什么,可哪里会想到事情竟这么巧,连县令往哪儿去不好,偏偏会往小院里来寻人。

瑞叶出门的时候重挽过头发,脸也洗得干净,低头走到程先生身边:“你……你先回去罢。”程先生低头看着她,面上有些萧瑟,好半日阖了眼儿,笑一声:“那我等你回来。”

石桂就站在明月身边,她知道瑞叶是不会肯了,喉咙口堵的难受,一把抓住了明月的手,明月把事儿打听全了,对程夫子这个读书人倒没多少恶感,心里不喜欢读书人酸文假醋,可他能跟瑞叶提亲,明媒正娶,明月就高看他一眼。

看见石桂为着这两个人伤心,把嘴唇凑到她耳朵边:“这会儿天亮着,你等着,必给你出气。”石桂挠他一下,被他逗的弯一弯嘴角,心里还是替瑞叶伤心,想着怎么也得劝一劝她。

程先生回去了,瑞叶素着一张脸,两只手抱着包裹,一路走到章家,说是侍候宋夫人的,给叶文心盛汤端茶,不必吩咐就忙得团团转。

叶文心同她许久未见,拉了她的手说话,忽的抽一口气,举起她的手来看:“这是怎么了?”石桂急忙过来,就看见瑞叶掌心上几个指甲印,已经沁出了血色,一瓣一瓣新月也似。

瑞叶这才忍耐不住,伏在叶文心床前大哭,石桂气都透不出来,恨不得把那连县令拎了来打上几下出出气,要是不答应瑞叶跟着来,也就不会有这么一桩事了。都进了八月,等中秋过后就能办喜事,生生叫他搅散了。

瑞叶断断续续,先还有声,诉说起来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她原来只把程夫子当作夫子,等他看过来,想着要结亲,也没拿这事儿当真,要是当时就当了真,那些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真等她说出口,他还不肯走,再又重来的时候,瑞叶这才把他看进眼里心里,明明他都是知道的,可让他看见了,她却觉得天都塌了,再无可容身之处。

叶文心等着她哭,石桂复又进去端了茶给她,这会儿越是说程先生不在意,瑞叶就更不能自处,手上握着杯子,眼睛盯着杯里一圈一圈的淡茶:“我不能嫁给他了。”

不是不爱重他,就是太爱重了,这才觉得配不上他,似他这样的人品,天仙妃子也配得,何苦非得娶她这样的人。

石桂先还想劝她,看瑞叶一面说一面摇头,字字剜着她的心,却还是说了出来:“我不能嫁给他。”因为他太好了。

夜里明月出去一趟,第二日石桂就在章家听见连县令被老婆打的出不了门的事儿,一个传的比一个神,石桂捧了铜盆眨着眼,一个丫头掩了口笑:“葡萄架子一天不倒个三回,那就不是连县令,有甚个好稀奇的。”

“这回可不一样,县令夫人拎着菜刀追了他一条街呢,差一点儿就剁着了。”至于剁着哪儿,两个丫头脸上一红,都不说话。

明月再给石桂送吃的时,石桂追问起来,明月嘿嘿笑得一声:“我往他枕头底下藏了一件女人衣裳。”

石桂先还笑他促狭,跟着侧过脸去,一把掐了他的胳膊:“什么衣裳,能让县令夫人追他一条街,还拿着菜刀追?”

明月这下脸红了,从袖子里头又掏出个布包来,扔给石桂:“我买的!”一溜烟的跑没了,石桂进了屋子才敢掀开布包一个角,里头露出大红绸子来,她展开来一看,竟是一件绣花的肚兜。

喜欢月待圆时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月待圆时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月待圆时最新章节 - 月待圆时全文阅读 - 月待圆时txt下载 - 怀愫的全部小说 - 月待圆时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毒后重生计吉时医到重生之嫡女祸妃皇后万万岁冷草咸池香溢天下本宫在上锦衣香闺红楼之公主画风不对施主,你馒头掉了砂锅娘子仵作先生富贵不能吟宠后作死日常娇鸾商户娇女不当妾以嫡为贵凰妃凶猛奈何既灵随喜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桃李满园春神背后的妹砸四季锦太子他总是缠着我
完本推荐: [综]用绳命推销的男人全文阅读弥天大雾全文阅读源血全文阅读火影之邶风全文阅读一阕离歌长亭暮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憨攻的春天全文阅读强取豪夺之羁绊全文阅读重生之走出大山全文阅读你在星光深处全文阅读元配全文阅读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全文阅读[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全文阅读没钱全文阅读我一直都爱你全文阅读花开锦绣全文阅读提灯照河山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满庭芳树雨中深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豪门巨星是我初恋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猛卒氪金成仙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冥王退休计划潜行追凶万古神帝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逆天神医妃我有一本教练书九天神皇余生有你,甜又暖王妃是朵黑心莲网游之高级玩家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麻烦请叫我上仙我的帝国无双我真是非洲酋长穿越之医妃不萌死算卦的,不要再给我发短信啦万千之心至尊特工小阁老帝霸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月待圆时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待圆时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待圆时txt下载手机版 - 怀愫的全部小说 - 月待圆时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