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月待圆时 >> 永善

老太太既能开口说那些话,就是全没想着还要把她留下来,也不怕她寻死觅活,可叶氏听着甘氏最后那一句,却屏住一口气,半晌才缓缓吐出来,往前一步托住了老太太的胳膊。

甘氏声嘶力竭,老太太却越见平静:“成日里死啊活的,半点儿不知道惜福,张嘴这口气,吐出来且得应验。”

甘氏眼看着女儿一条路就此断了,便为着她刀山火海也是肯的,既把寻死的话说了出去,干脆摇摇晃晃站立起来,拿眼儿往屋里这一圈人脸上扫了一圈,腮边泪痕未干,嘴角反倒噙了些笑意,众人只当她又要开口说些甚个顶撞老太太的话,哪知道她竟放下了女儿,往前一扑,往永善堂前那刻了一百来只蝙蝠的落地罩上撞去。

屋里不相干的人都退到外头去了,守着的俱是些心腹,甘氏的眼睛一往那上边看,就有两个婆子扑过来,到底没能全按住,人虽拉住了,往前扑的势头略减几分,也还是一头碰在了雕花上。

额头立时见血,两个婆子惊叫一声,这时候才紧紧攥住了,甘氏一时激愤,自然是不想要死的,这会儿见了血,自有人掏了帕子出来替她捂住伤口,还是叶氏开了口:“母亲何苦呢,不如揭过,彼此安生。”

宋老太太见着甘氏竟真敢寻死,颇吃一惊,在她想来,甘氏是怎么也不肯死的,她要是放得下眼前这番富贵,早在嫁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回了乡,安安生生呆在家乡,虽不能相夫,到底还能教子,娘家又在眼前,又何至于把女儿养成这个性子。

若能舍得下眼前富贵,老太太还更高看她一眼,也就因着甘氏宋望海两个都是可厌的,还分不出到底哪个更可厌些,她待宋望海的厌恶便有一半都算在甘氏的头上。

此时见她还真敢寻死,不怒反笑起来,这许多年,家里一个姨娘也没留下,撞头上吊哪一样没瞧过,老太太先是念了一声佛,跟着又皱了眉头,以埋怨了叶氏一声:“你想着安生,这一个就让你安生了?”

一面说一面对着婆子道:“揭开来叫我看看,伤得什么样儿?”

甘氏撞得不轻,她正撞在蝙蝠的翅膀尖上,揭开帕子一看,就是一个血窟窿,婆子都抽了一口气,宋老太太也不过皱皱眉头:“把薛太医请来给她看病。”

薛太医常年替宋老太爷瞧病,从来都是个妥当的,叫了他来,也是不让这事儿传扬的意思,屋里头一个哭晕了,一个撞晕了,却还有条不紊,两个婆子架了竹躺椅过来,人都抬上去了,要出门却脚下迟疑。

宋老太太沉了声:“作甚,我还怕了她不成?该怎么抬就怎么抬出去,着人把二老爷给我寻回来!”

哪个有胆把这事拿出去说嘴,甘氏跟宋之湄两个,一抬一架回了西院,水晶白露银凤几个哭成一团,只金雀尚算有胆子,还多问一声请没请大夫,婆子是得了令的,送了人来,就守着门不走了,除了不许人进,也不许人出。

金雀还想着偷摸小丫头子传话出去,把宋望海寻回来,那婆子扯了扯脸皮笑一声:“姑娘可别费心了,老太太已经着人去请二爷了。”

银凤哭得一程,抹了眼泪,摸下自家一只镯子来递给那婆子:“妈妈行行好,总得叫我们取些参丹药油来,哪怕是有口热茶沾唇也好。”

婆子一捏那只银镯儿倒是实足的,拢到袖子里,拿眼儿一扫点了银凤:“姑娘去罢,要是晚了,咱们也不好交差。”

就是死守着不让金雀出去,银凤出了屋门又吩咐人送水来,又去宋望海的书房里取参,开了柜子翻找,这东西寻常都是收在宋望海书房里的,她才一开柜门,就从里头掉出一个锦缎包袱出来,翻在地上露出里头的红绸来。

银凤捡起来一看,竟是一件绣着水鸳鸯的兜儿,除了兜儿,还有一只鸳鸯枕头,看着活计绝不是院里头做的,也不是金雀的手艺,她才还哭得脸色发白,一时满面涨红,赶紧团起来还塞回去,想着甘氏躺在屋里人晕沉沉甚都不知,这儿竟翻出这些来,又多掉了几滴泪。

好容易从柜里取了参盒出来,在手上一掂却轻得很,打开来一瞧,半盒子的参片,切好了送来的,这会儿还只余下三四片,赶紧都取了,回去给甘氏含上一片。

药油抹到了宋之湄的人中,水晶白露都不敢使劲,还是金雀上手掐了一把,宋之湄这才醒转过来,她一辈子没这样难堪过,只觉得身上处处都是痛的,好似叫人狠打过一顿,软着身子没力气醒来,水晶搂了她哭:“姑娘醒醒罢,太太撞了头。”

这一句算是把她给唤醒了,水晶白露两个扶了她坐起来,眼看着甘氏躺在床上,头上绑了帕子,那帕子染着血渍,她立时撑起来要去看甘氏,腿还软着,人一歪倒,两个丫头一个拉一个托,这才把她架到甘氏身前。

宋之湄哀哀哭了一声:“娘……”这会儿哪里还哭得出声来,眼看着甘氏面如白纸,口里还含了参片,眼前不说大夫,连个得用的人都没有,只她一个能拿主意,立起来凭着一股力气往门前冲去。

她自家也不知出去了能做甚,父亲不知身在何处,哥哥还在学里,想到宋敬堂总觉得还有个依靠,才要出门,两个婆子一把拦住了她:“大姑娘行行好,可别砸了我们的差事,等二爷回来,事儿也就定了。”

宋之湄却知亲爹是再指望不上的,她眼儿一睨:“总得让人告诉哥哥一声,我娘凭白躺着……”

两个婆子原来还怵她大小是个主子,如今还怕什么,笑一声:“二太太作甚躺着,别个不知道,姑娘总是知道的,怎么算是凭白,有因有果,老爷少爷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宋之湄话没话完就叫人堵了回来,这才知道甚个是叫天天不应,这会儿还是早上,哥哥要到傍晚才下学,越是想越是心慌,这时才知道悔恨,不该干这没头没尾的事儿,哪知道赵三太太竟这样胆小。

银凤扯了她的袖子,宋之湄这才回过神来,以势压人是不成了,把手腕子上的金镯子宝石戒指全都撸了下来:“我不过是告诉哥哥一声。”

对着这个下人好声好气半带哀求,宋之湄只恨不得宋老太太立时就归了天去,可她这会儿却只得垂着眼泪央求,两个婆子看着锦缎帕子裹得这许多金灿灿的东西怎么不动心,可动心归动心,事儿却不敢办。

两个对视一眼,真要放了人出去,老太太就得先扒了她们的皮,二爷没找回来,倒把二少爷找回来了,哪个不知道,老太太不把二爷当回事,二少爷却是孙辈,纵这些日子淡了些,原来在老太太那儿也是得脸的。

宋之湄眼见得这两个迟疑,立时又道:“让哥哥瞒过去便是,只说是他自个儿身子不适,这才回来,赶巧知道了,与妈妈们再不相干的。”

她一开口,银凤就帮着软声哀求,连金雀也知道甘氏死了她没个好,这会儿肚里还没动静,若真是有了动静她也就不怕了:“也不必我们寻人去,妈妈们也有孙子儿子,叫个人走一遭也就是了。”

西院里乱成一团,叶氏的正院却静悄悄没半点声息,石桂守在廊下,春燕繁杏在里头侍候叶氏,叶氏眼见得甘氏这般全是为着儿女,倒先不忍了,叹了几回气,反是繁杏道:“太太又犯这个心善的毛病,你待别个好,别个甚时候想着咱们呢。”

春燕端了茶送上去,叶氏叫甘氏那句话一激,翻出旧事来,心口微微的疼,春燕见她蹙眉,立时道:“太太可是心疼的毛病又犯了?”

这是叶氏的陈年旧疾,大约自有了宋荫堂,就有了这个毛病,每每疼起来,都要喝一小钟合欢花浸酒,年年都是新浸的,这会儿合欢花儿还没开,去年的先倒一钟来,温过了给她喝下去,这才觉得舒坦了些。

抬眼看看春燕:“你去瞧瞧,若是当真不好,你再来回我。”

繁杏先急了:“太太,这事儿咱们管不得,太太真的伸了手,落了老太太的埋怨不说,二姑娘心里怎么想?再救她,也不识好人心!”

叶氏歪在枕上,手轻轻挥一挥,繁杏还待说话,□□燕拉住了:“太太心里有主意呢,你赶紧收了声罢,这事儿捅出去,二姑娘脸上是真不好看。”

老太太没顾及着宋之湄,对余容的怜惜一半是因着她是真懂事,不吵不闹不委屈,大大方方就认下了赵三太太当干娘,面上一丝不露出来,老太太这才看重她,便为着压甘氏宋之湄,也必给她定一门好亲事,甘氏越是寻死,余容的亲事就越是好。

春燕掀了帘子出来,眼儿一扫,看小丫头们都跟缩了头的鹌鹑似的,又是一声叹息,这事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呢,拿上些药也不想旁个,指了石桂:“你跟我走一趟去。”

石桂捧了药盒子跟在后头,还没走到西院门边,就看着宋敬堂一路拎了袍角发足奔过来,他原来就身子单薄,跑得这一路,人直喘气,额角都是汗,春衫后背更是湿了一片,眼里再瞧不见别个,避过了春燕,却把石桂撞倒地上。

喜欢月待圆时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月待圆时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月待圆时最新章节 - 月待圆时全文阅读 - 月待圆时txt下载 - 怀愫的全部小说 - 月待圆时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花好孕圆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无处不飞花自欢吉时医到掌珠名门淑秀 :错嫁权臣凰妃凶猛金枝御叶大明武侯.奈何千金裘综琼瑶—善气迎人妾本无邪我就是这般女子如意书医妃惊世穿越之傻王哑妃宠后作死日常惊鸿妃歌舞天下毒后重生计大妆将军家的小娇娘锦衣香闺香溢天下韶光慢
完本推荐: 射雕之药师鞠尘全文阅读名门淑秀 :错嫁权臣全文阅读忠犬变成猫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助理建筑师全文阅读豪门婚色之前夫太坏全文阅读强取豪夺之羁绊全文阅读[暗花/明光]阿鱼日记全文阅读红楼之开国风云全文阅读红楼之林家谨玉全文阅读[综]五毒全文阅读综 一梦一死全文阅读步步高全文阅读穿越全文阅读诗酒趁年华全文阅读风起时全文阅读复贵盈门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继承者们]Rachel重生记全文阅读保卫国师大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王妃是朵黑心莲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中国好声音从爱国歌曲开始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北宋大丈夫冥界美人手札家有悍妻怎么破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都市大进化时代未来机器人捏脸师天赐良婿万千之心玉玺记最强筑基境盘秦跨界演员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大武侠传顷洛惊华英雄联盟之他们的时代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绝品神医重生八零甜宝妻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女主翻身做豪门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盖世双谐诡秘之主

月待圆时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待圆时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待圆时txt下载手机版 - 怀愫的全部小说 - 月待圆时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