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 隧道的另一端07迟到的人

隧道的另一端07迟到的人

安格尔顺利地帮助警方找到了尸体, 并且推断出了凶手的情况, 根据考勤名单的比对,迅速地找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人选。

这个人选, 出乎众人的预料,是莫飞他们班的班长——刘灿。

考勤表上记录,刘灿整个学期就迟到过那一次, 那一天他一直到八点多才到学校, 而学校的早课时间是早晨的七点半。

“他也会迟到?”莫飞微微皱眉,印象中刘灿是专门管自己迟不迟到的人,而且他是品学皆优的代表。

“他的成绩么……”安格尔翻看刘灿的成绩, 就见他各个科目的成绩都相当的平均, 分数很高, 学习成绩非常好。

“嗯。”安格尔微微一挑眉,“符合。”

“等一下, 安格尔。”王警官将考勤表翻到下一页, “那天还有两个人迟到的!”

安格尔微微一愣,皱眉, “那天迟到的人还不少么。”

“哪两个?”莫飞问。

“一个叫姚妍妍,一个叫卢城。应该是一个女生一个男生吧?”王警官问。

安格尔继续翻找查成绩, 姚妍妍的成绩也还行,每一科都非常平均,一直都是维持在中上水平没有变化过。”

“嗯……”安格尔轻轻地摸了摸下巴, “这个也有嫌疑。”

“卢城的成绩偏科非常的严重。”王警官看最后一个名字, “他理科成绩相当好, 但是文科成绩好差劲,特别是英语和语文。”

“嗯……”安格尔微微地笑了笑,“真有意思。”

“安格尔,这三个,哪个才是真凶?”莫飞问。

“哪个都有嫌疑……对了,姚妍妍和卢城是什么人啊?刚才我们有碰到过么?”

几位警官都看莫飞,莫飞有些为难,“这个么……”

“喂!”王警官着急,“你不是吧,高中三年连同学名字都不知……”

王警官话没说完,就见一旁安格尔斜了他一眼,立刻闭嘴,笑眯眯道,“哈哈,正常正常,我也都快不记得了。”

随行的几个警员都有些无语地看他。

安格尔接过那张考勤表,微微地笑了笑,对王警官说,“你一会儿办件事。”

王警官点头。

安格尔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王警官会意,带着手下照办去了。

安格尔拉着莫飞的手,回到了学校里。

学校门口的保安室里,一个老头打着哈欠,正托着下巴看着闹哄哄的人群。

莫飞走进校门,那老头就跟他打招呼。

莫飞也对他笑了笑。

安格尔就问,“认识的啊?”

莫飞点点头,“陈伯,他一直做学校保安,他人很好,经常请我吃饭。”

安格尔好奇,“学校的保安为什么会请你吃饭?”

莫飞道,“哦,我经常在打工的小店里碰到他。”

“你当时在打什么工?”安格尔好奇。

莫飞想了想,“应该是在小吃店打工,那家店是卖早餐的,生煎啊、汤包啊之类的,陈伯每天早上都给他女儿买生煎包,才知道我为什么常迟到了。”

“你以前迟到他有没有骂过你?”安格尔问。

“有哦……”莫飞见安格尔又摸了摸下巴,赶紧说,“不过他不知道我的情况,一开始以为我故意逃课什么的,后来他就不骂了。”莫飞还不忘提醒安格尔一句,“他身体不好的,你不要为难他。”

“身体不好?”安格尔好奇,“你怎么知道?”

“他以前突然昏倒过一次,后来才知道他有癌症,但还要负担独生女儿的学费,所以很多同学都给他捐款,很多学校老师都一直给他资助。”莫飞说着,想起来,“要不然我一会儿打听一下他的情况,也给他捐点钱。”

“哦……”安格尔又点了点头,依然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安格尔。”莫飞甚少见安格尔这样的表情,就问,“是不是因为突然多出了两个人选?”

安格尔笑了笑,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笑道,“貌似大家都在同一天迟到。”

这时,警方开始将排除了嫌疑的人遣散,留下详细调查的,是原本莫飞的同班同学,当然了,重点还是当天迟到的那几个人。

“莫飞。”安格尔突然很好奇地问,“你那天也迟到的,但是为什么你的考勤记录表上那天没迟到记录?”

莫飞看了看左右,凑过去低声说,“学校有规定的,每个学期如果超过多少天迟到要处分,甚至严重的要开除。所以陈伯会给我放水几次。”

安格尔略吃惊,“他在包庇你?这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吧?”

莫飞点了点头,“现在想起来,的确是。”

莫飞见安格尔的神情,忍不住问,“安格尔,你怀疑陈伯啊?”

安格尔笑了笑,淡淡道,“只是好奇而已。”

说话间,王警官跑了回来,拿着一本学生花名册,还有一份那一年的员工工资表给安格尔看,边说,“这两个学生都找到了!”

这时,另一个警员跑过来,拿了一张纸给王警官,“那个班主任的财务情况。”

莫飞好奇——要班主任的财务情况干嘛?

安格尔先看王警官指着的花名册上的两张照片,微微地一挑眉,轻轻“哦”了一声。

莫飞倒是也明白安格尔在“哦”些什么,因为那两张照片上的人,一个姚妍妍一个卢城,都相当的眼熟。

姚妍妍就是之前诬陷自己的那个女生,而这个卢城……正是那个女生的男朋友。

莫飞皱眉,“怎么会是他们?”

安格尔盯着照片看了良久,随即挑起了嘴角。

王警官一直在观察安格尔的表情变化,见安格尔突然笑了,他赶忙看莫飞,那意思——是不是已经破案了?

莫飞自然熟悉安格尔的表情变化,他的这个笑容,不仅表示他已经破案了,还表示他觉得这个案子相当有趣,这个凶手还有些与众不同,所以他才会笑。

“呵呵。”安格尔又翻看了一下那张工资单和班主任的财产记录,最后又笑了,好像是真心地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安格尔?”莫飞低头看他。

众多警官也挺不解,这么严肃的犯罪现场,又涉及那么多起命案,为什么安格尔还会笑得那么开心。

其实莫飞最明白,安格尔是个简单又很直接的人。首先他什么都是直来直去的,不会掺杂太多的私人感情到案子里。他笑,只因为他觉得案件有趣,并不存在什么同情心缺乏或者其他什么暗示,为此安格尔时常被人误会。

安格尔抬起头,伸手轻轻地又摸了摸莫飞的后颈,“还是那句话,大家都在那天迟到啊。”

还没等莫飞说话,王警官已经凑过去,“安格尔,凶手是谁?”

“你问哪一个?”安格尔问。

王警官一愣,莫飞也惊讶,“安格尔,你把第一个凶手和那个模仿者都抓到了?”

安格尔轻轻地晃了晃手中的几份表格,“因为一切都一目了然,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据了。”

王警官就看到安格尔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的几张纸不停地晃啊晃,只觉得心情特别特别的好——竟然案发当天就破案,而且还顺带破了好几年前一桩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悬案,自己明天绝对能横着走进警局去!不知道安格尔有没有兴趣搬来K市常住?

安格尔将表格交给了王警官,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王警官点了点头,吩咐属下去办。

之后……众人各自散去。

安格尔拉着莫飞的手,回到那幢小楼。

打开门,就看到一直乖乖趴在门口的艾斯摇晃着尾巴,发出“咕咕”的叫声,上来亲昵地撞着两人,尾巴甩得整个屁股都在扭动。

安格尔蹲下,轻轻抚摸艾斯的背毛。

莫飞收拾了一下东西,坐在床边看着安格尔,也不说话。

“狗为什么这么痴恋着自己的主人呢?”良久,安格尔率先打破了沉默。

莫飞回过神,想不起来该怎么回答安格尔,于是就说,“……基因造成的吧。“

“基因啊……”安格尔点点头,“可是艾斯爸爸的主人可能跟我们性格反差很大。”

“安格尔,该睡了。”莫飞指了指时钟,“很晚了。”

安格尔于是放开了艾斯,走到床边跟莫飞说,“我想先洗个澡。”莫飞带他到浴帘旁边,先帮他将浴帘拉上放热水,让里边暖和点。

“又不是很冷。”安格尔微笑。

莫飞也一笑,“习惯了……”

“习惯啊……”安格尔摸了摸他的头,直到将莫飞的头发弄乱,才心满意足钻进浴帘里。

莫飞坐回床边,接着发呆。

夜十分的安静,只有帘子后边哗哗的水声,艾斯就趴在莫飞的脚边,静静地凝望着天窗外边的夜色。

很快,帘子掀开,安格尔穿着睡衣走到了床边,直接扑莫飞怀里。

莫飞拿过吹风机想给他吹干头发,却听到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安格尔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低声道,“动作还蛮快的么。”

莫飞按了免提键,边给安格尔擦头发,就听到那头王警官那与这寂静夜色完全不相配的兴奋调门说着,“抓到了!安格尔!两个凶手都抓到了!”

安格尔微微地笑了笑。

莫飞显得很惊讶,“凶手是谁?”

“最早的那个凶手,也就是第一个杀死那个不知名的女生的凶手是陈伯,而那个模仿犯就是你们班的班长,刘灿。”

莫飞觉得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陈伯杀了那个女生?!”

“对啊!”王警官点头,“我们现在刚刚赶到陈伯的家里,安格尔推测得一点都没有错,那个死掉的女孩儿,是陈伯的女儿。”

“什么?!”莫飞愣住了,“你们找到尸体了?”

“找到了,后院里埋着呢,还有其他两具需要鉴定。”王警官道,“我派人去陈伯的老家问了,陈伯他老伴儿早死了,女儿又精神病。”

莫飞听到这里,猛地抬起头,记忆像潮水一样变成画面在眼前汹涌而过,那一天的内容就好像快进一样画面飞闪。莫飞突然明白了,去看那张员工的工资表,还有班主任的财务记录,随后微微地张着嘴,“安格尔……”

安格尔笑了,点点头,“不错,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莫飞傻眼了,坐在床上出神。

“为什么?”莫飞不解地问安格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刘灿又干嘛要杀那么多人?”

“刘灿是在刚才去杀姚妍妍的时候被抓住的,人赃并获。”那边,一直连线中的王警官回答,“陈伯是在去窨井里回收你那位班主任尸体的时候被抓到的。”

“回收尸体?”莫飞皱眉。

“对了安格尔。”王警官道,“你让我们找药,我们真的在陈伯家找到了好多药。”

“找个医生看看。”安格尔点头。

“好。”王警官挂了电话,忙碌去了。

“刘灿要杀姚妍妍?”莫飞不解,问安格尔,“为什么?”

“杀人灭口吧。”安格尔到。

莫飞皱着眉头想不明白,“杀人灭口?”

安格尔见莫飞那么纠结,就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我给你简单地梳理一下那天发生的事情吧。”

莫飞点头,他现在很迫切地需要。

“首先,引起我怀疑的是,一个不是学生的女孩子假扮成女学生,靠近你。”安格尔道,“你虽然是莫氏家族的继承人,但那人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目的性,所以我单纯地怀疑她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莫飞点了点头,“哦……”

“一个干干净净的精神病患者表示有人照顾她。”安格尔道,“可为什么死了却不报失踪?”

“呃……”莫飞微微皱眉,“照顾她的人知道她死了?”

“她是被谋杀的,如果知道了为什么不报案?”安格尔问,“于是有理由怀疑是照顾她的那个人杀了她。”

莫飞皱眉,“那个人是陈伯?安格尔,你为什么会联想到陈伯?”

“陈伯并非是我联想的,而是通过证据推断出来的。”安格尔接着道,“那天迟到的人很多,可偏偏你的名字没在上边,这一点很奇怪。“

莫飞点了点头。

“你说陈伯会偶尔放水,但那天迟到的人那么多,还都是你们班的,作为班主任的老师应该会去问一下的吧?”安格尔问。

莫飞点头,“是啊……”

“当时你的班主任千方百计针对你,他来问的情况下还包庇你,岂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安格尔问。

莫飞点了点头,很合情理的推断,“于是……”

“于是我好奇就看了一下员工的工资表。”安格尔道,“校保安是打卡制的,那天陈伯竟然也迟到,也被扣了工资。”安格尔一笑。

莫飞愣了,“这个……”

安格尔笑道,“那天迟到的人每一个都有嫌疑,连记录迟到的人本身也迟到了,那表示嫌疑人有四个而不是三个。”

莫飞皱眉,“四个嫌疑人……”

“我要做的只是让王警官安排四个警员跟踪这四个嫌疑人,于是很快人赃并获了。”安格尔道。

莫飞眨了眨眼,的确是很简单……

“而说到杀人动机。”安格尔想了想,“就说刚才发生的一起案子吧,虽然杀人手法很巧妙,但想要即兴杀人难度很高,毕竟还要经过计算,光是找长短合适的绳子就很困难,所以其实杀班主任的案件是早就预谋好的,凶手并不能预测你今晚会来参加学生会,所以杀班主任跟你无关。”

莫飞点头。

“既然无关,为什么要用这么招摇的手法来杀人呢?”安格尔问,“任何一个杀人凶手,使用这种杀人手法的目的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可为什么堂而皇之招摇过市地用?这么多人看见,就算尸体消失不见了,也不会被当成幻想而忽略掉的吧!”

“所以凶手不怕被抓到。”莫飞忽然转过弯来了,“因为不会抓到他,而是会抓到第一个凶手!”

“正确。”安格尔笑着点头,“关键就是模仿者知道第一个凶手是谁,而第一个凶手却未必知道模仿者是谁!”

莫飞这时已经明白了,“会杀班主任,是因为警方通过调查班主任的死,会找到第一个凶手,于是,模仿者制造的那些杀人案件,都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到第一个凶手身上……班主任那天干了什么呢?”

“一定是很简单的,警察们一查就会查到的线索。”安格尔淡淡一笑,“所以我让王警官调查了一下那位班主任的财务情况,发现经常有个账户给他汇款,账户持有人就是陈伯,看,多简单?”

莫飞了然,“他勒索陈伯?”

“陈伯的确应该是有钱的,你看你们给了那么多捐款。”安格尔道,“大概那天班主任也看到了案发的过程吧,总之具体案情就听陈伯和刘灿他们交代吧,我不感兴趣了。”

说完,安格尔一扑莫飞,“睡觉吧!”

……

次日一大早,准备回S市的安格尔和莫飞被王警官约到了早餐店。

王警官貌似工作了一宿,精神有点差不过心情倒是还不错的样子,请莫飞和安格尔吃早饭。

“陈伯的女儿患有极严重的精神疾病,然后陈伯很早就查出了淋巴癌,后来还出现了转移癌的情况,危及生命,三年前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不过后来病情突然控制住了。”王警官点了生煎包和小笼,跟安格尔莫飞对面对坐着,边吃,边告诉他们调查的细节。

莫飞皱眉,“他知道自己要死了,而女儿又疯得很厉害无依无靠,所以才杀了女儿想一起死……但女儿死了他的病却开始好转,还被班主任敲诈,真是阴错阳差。”

安格尔戳着一个生煎包,边漫不经心地说,“世上的事不是大多如此么,越是想结束的越是要延续,比如说痛苦;越是想延续的,越是快结束,比如说幸福。”

“哇……”王警官拍手,“说得好。”

安格尔瞄了他一眼,这个王警官拍马屁的功夫和奥斯一样烂。

“那陈伯为什么要包庇刘灿?”莫飞问出心中疑惑,“刘灿又干嘛要杀那么多人。”

“这个我昨天还请了警局的犯罪心理学家一起分析了。”王警官开口,就见安格尔一撇嘴,显然对犯罪心理学家不是很满意。

王警官早就听奥斯说了,安格尔讨厌犯罪心理学,看来果然不假。

“事情真的很离奇。”王警官详细说,“陈伯别看是个看大门的,但是他年轻的时候是名牌大学学物理的,貌似主攻的就是传力方面的研究,但后来查出精神病,虽然治好了但前途毁了,所以只能做学校保安这种清闲一点的工作。”

“原来是研究物理的啊。”莫飞点点头,见安格尔被汤包烫了一下直吐舌头,就给他倒了杯凉茶。

“陈伯的女儿本来脑筋很好成绩也好,不幸的是,精神病是遗传的。”王警官叹气,“她女儿高中没念完就疯了,陈伯又不舍得送她去精神病院,于是只好一直照顾她。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普通的高中生,别看疯,但生活的还蛮自在的,陈伯很疼她,照顾的很好。”

莫飞皱眉——真是不幸的两父女、

“后来他女儿恋爱了。”王警官一指莫飞,“看上你了。”

莫飞张了张嘴,一旁安格尔端着凉茶瞟了他一眼。

“可是他女儿看着真的很正常。”莫飞无奈。

“精神病也不是各个都跟痴呆差不多那么不正常的,她女儿那种属于妄想症,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根据心理学家看了病历之后说,她应该是一直分不清现实和幻想,觉得自己是个长不大的女高中生,要受到一定刺激之后才会发病。”王警官喝着豆浆,“发病之后貌似还蛮严重的。”

“哦……”莫飞皱眉,回想一下那姑娘的样子,真可惜。

“事情要从陈伯的癌症说起。”王警官道,“本来他淋巴癌已经治疗得七七八八了,谁知道突然转移了,于是病情加重,医院通知病危。陈伯怕他女儿日后没人照顾会很凄惨,又觉得她这样活下去有什么意思啊,于是就想杀了她女儿,父女俩一起死了算了。”

莫飞叹气。

“那天一大早,他去买了生煎包回来,本来想下毒的,却发现女儿不见了。”王警官接着说,“他到处找,就发现女儿在隧道口等着,不知道在等什么。”

安格尔看了看莫飞,莫飞皱眉,是在等自己吧……

“他当时看到地上有一卷绳子,又看到了那个隧道的桥洞,于是突然萌生了念头……他在桥上用绳子勒死了女儿。据说这样他看不到女儿痛苦的样子,没那么难过。”王警官无奈,“我问了一下心理学家,他们说陈伯的精神病可能一直都没有完全治愈,他当时可能抑郁症相当严重。”

莫飞接着叹气。

“但是他勒死了女儿之后,突然听到脚步声,又听到隧道里有人打电话报警,于是急中生智……你们也知道他本行就是研究这个的,就利用地形和铁道附近的机械做的一个简单的传动装置,将尸体抛进了不远处的小河里,他再去回收,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但是万万没想到,他回收尸体的过程,被班主任看见了。”王警官又给莫飞和安格尔要了一份热干面,让他俩拌着吃,边接着说,“更让老陈没想到的是,他放弃治疗等死之后,却死不了了,身体还渐渐好转……同时,班主任开始勒索他。”

“对了。”王警官对莫飞道,“其实那天老陈都不确定地道里那个报警的人是不是你,因为整个过程他都没看到你,而且他在极度慌乱之中。”

莫飞点了点头,“那刘灿他们呢?”

“说实话。”王警官叹了口气,“我挺同情老陈的,虽然那他杀了人不可原谅,但他和他女儿都很可怜。不过那个刘灿,老子可是一点都不同情他,那种小人渣小坏蛋,三岁定终生啊!早点抓起来就好了!”

安格尔点头表示同意。

“刘灿喜欢你。”王警官笑嘻嘻指了指莫飞。

莫飞嘴角抽了抽,一旁安格尔又瞟了他一眼。

“刘灿知道你迟到是打工太累,其实他经常去公园长凳边偷窥你……”

“噗。”

王警官话刚说出口,安格尔一口热干面喷了出来,拍桌子,“枪毙他!”

莫飞无奈地给他擦嘴,示意王警官继续说。

“那天他其实也在偷窥你,后来案发的时候他就在附近,他站的角度不同,所以他看到了老陈杀人和搬运尸体的全过程。”王警官接着道,“而姚妍妍则更有趣,她不止看到了陈伯杀人,还看到了刘灿看到陈伯杀人的过程。”

说着,王警官补充了一句,“姚妍妍不是暗恋你,而是暗恋那个暗恋你的班长,她时常出现在你附近,其实不是为了看你,而是要看在附近看你的刘灿……好拗口。”

莫飞听到这里,也有些无语,好复杂的关系,“那她男朋友卢城呢?”

“卢城的确是姚妍妍的男友,两人纠结得挺厉害的,跟言情小说似的分分合合,不过卢城那天其实没看到案发,只是后来才找到了姚妍妍,姚妍妍也没跟他说什么。姚妍妍人很怪,一方面和卢城谈恋爱,一方面又暗恋刘灿,另一方面很讨厌你,但是又想帮刘灿跟你示爱……幸亏后来你离开了K市。”

莫飞忍不住点头,自己也觉得有些庆幸。

“刘灿杀胖阿姨和那个黑道,有某些原因是因为你。”王警官告诉莫飞,“胖阿姨说要你做女婿,黑道又威胁你生命安全,所以刘灿恨他们。但另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刘灿想要试验自己的杀人手法是否可行。”

莫飞皱眉,“试验?”

“根据心理学家分析,刘灿是很危险的犯罪型人格。”王警官见安格尔眯起眼睛,赶忙道,“不过心理学家说的很多都是胡编乱造。”

安格尔低头挑干面吃。

“另外,刘灿每次杀人,都在陈伯可以看到的情况下。”王警官一笑,“知道是为什么么?”

“嗯!”安格尔点头,“一方面是向陈伯炫耀自己的智慧,另一方面是要陈伯回收尸体。因为尸体一旦被发现,陈伯之前的案子也会重启,陈伯想不被发现的前提就是毁灭尸体!”

王警官点头,“这次班主任的情况也是一样,等于说,刘灿其实可以无止境地杀人,只要是在陈伯的面前,因为不用担心尸体回收的问题,为了自保,陈伯会想法子销毁尸体,他俩无形之中成了某种搭档。”

“陈伯为什么……”莫飞有些想不通。

“其实陈伯他在杀了女儿之后,就病了!”王警官道,“他一直糊里糊涂的,他一直觉得女儿还活着,所以他没想过自杀什么的,而是千方百计也不能让案子被发现,所以帮着毁尸灭迹求自保。”

莫飞忍不住皱眉——何其可悲。

“但是这次刘灿杀班主任的事情,不止让陈伯看到了,也让姚妍妍给看到了。姚妍妍根本不知道之前两起谋杀案,所以一直也没多想。可这次姚妍妍联想到三年前看到的,于是猜到刘灿是凶手。所以刚才她发短信给他,说知道他是凶手,约他见面,所以他才会想要杀她灭口,没想到我们早有准备,按照安格尔说的跟踪他们,接过抓了个正着。”

莫飞皱眉,摇头,“难怪昨天姚妍妍鬼鬼祟祟的,原来其中那么多原因。”

“陈伯住在郊区,利用化学药剂,分解了尸体的皮肉,将剩下的骸骨埋在自家院子里,上边中上花草,根本没人会发现。”王警官一耸肩,“这案子就这么告破了,我们这一队人都有嘉奖。”

莫飞笑了,难怪奥斯每次看到安格尔都眉开眼笑地喊他米饭班主了。

王警官搓了搓手,本想问问安格尔和莫飞有没有兴趣没事来K市度个假什么的,他好拿悬案奇案来求帮忙。

不过还没来得及说,莫飞的电话响了,是莫笑打来的。

莫飞接起来一听,瞬间脸色就变了。

安格尔见莫飞的神情,好奇,“怎么了?”

“出事了安格尔。”莫飞道,“研究那根刹车的科研室今早爆炸,所有科研人员都死了!刹车杆不见了。”

喜欢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诡婳之说示契死亡万花筒破云我的鬼神郎君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超感应假说光暗之匣天命新娘青行灯我在冥界做阴商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前夫高能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师蛊毒请魅惑这个NPC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晨曦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又被人穿了
完本推荐: 法医星妻太妖娆全文阅读货不对板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临时保镖全文阅读宠后作死日常全文阅读戏如婚全文阅读血域迷途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星际第一育儿师全文阅读不二不幸福(gl)全文阅读逆旅来归全文阅读她是神全文阅读名门淑秀 :错嫁权臣全文阅读[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全文阅读勿扰飞升全文阅读[希腊神话]大地之父全文阅读法医夫人有点冷全文阅读重生超模全文阅读飞上枝头全文阅读重生之走出大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天录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庶道为王我的帝国无双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天赐良婿英灵君王王者风暴仙师无敌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神级选择系统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诡秘之主余生有你,甜又暖龙凤传奇之罗玉萱楚氏赘婿逆天神医妃掌心宠爱最强筑基境明天下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高能百分百嫁偶天成超强兵王在都市九天神皇百鬼夜宴图无上丹尊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