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 消失的末班车05 游乐园

消失的末班车05 游乐园

“如果张芳芳真的是这种遭遇, 她的确应该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来报复曾经造成她妈妈死亡的人吧?”申毅问安格尔, “她该不会绑架了那三个人的女儿,让她们也尝尝骨肉分离的滋味?”

孙琦也担心, “你确定那几个姑娘会没事?”

安格尔托着下巴,看着众人,没有说话。

“安格尔?”奥斯看了看时间, “能找到张芳芳么?”

安格尔盯着众人看了好一会儿, 突然若有所思,“果然大部分的人思考的角度都差不多,那几个妈妈估计也是这样想的。”

“哈啊?”众人不解地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问莫飞, “你现在能想到那辆车子来自哪里了么?”

莫飞点了点头, 道, “那辆车子应该是小朋友坐的,但是幼儿园班车又鲜少画得那么花里胡哨, 之前陈妍的妈妈提到当年她带陈妍去游乐园……会不会……”

“游乐园?!”奥斯赶紧拿电脑查, “S市有两个大型的游乐园,一个近一些一个在郊区, 还有一个海洋公园,哪个?”

“打电话问陈妍。”申毅对孙琦道。

孙琦拨通了电话, 不过此时,众人观察安格尔的神色,就见他似乎兴趣不大, 靠在莫飞身上, 玩着艾斯的尾巴 。

没一会儿, 孙琦挂掉电话,对众人道,“是一个巡回游乐园,很大型,每年暑假到S市,六月初来,八月末走。”

“难怪每次都是这段时间才出现那辆车!”九逸点了点头。

“走,我们去找张芳芳。”孙琦道,“虽然她很不幸,但是必须在她犯更大的错之前阻止她。”

奥斯等也站了起来。

安格尔却是没动,喝着茶吃着点心,不解地看着众人,“你们去找她干嘛?她犯什么错了?”

孙琦道,“她……绑架……这还不错?”

“你们有证据么?”安格尔问,“就凭一辆有喷绘的游乐园班车么?”

众人面面相觑。

安格尔望了望天,问孙琦,“金巧呢?”

“呃……”孙琦不清楚,打电话去警局问了问,道,“她今天休息。”

安格尔淡淡一笑,站了起来。

“去哪儿?”奥斯问。

安格尔一耸肩,“游乐园啊。”

奥斯等人对视了一眼,心说安格尔越来越不可理喻了,跑去开车。

莫飞走在安格尔身边,突然问他,“安格尔……其实,人并不是张芳芳绑架的,对么?”

安格尔笑了,伸手轻轻摸了摸莫飞的头,“你反应还挺快。”

莫飞笑了笑,“我只是从一开始就觉得这案子很离奇。”

安格尔点了点头,问,“哪里离奇?”

“张芳芳当年没死的话,她现在也才十九岁。”莫飞道,“刘芸和她同岁,陈妍和戴琳两个也是高中生,绑架她们三个,然后把三个人藏起来,藏到警方怎么也找不到。且当晚发生绑架案的地段虽然偏僻但S市人口密集,完全没人注意到三起绑架案?这也未免太顺利。当然了,她可能有帮凶,但我觉得……”

“觉得什么?”安格尔问。

“张芳芳从一开始就是受害者,她很不幸,但她没有害任何人。”莫飞道,“刘芸的妈妈做了坏事,戴琳和陈妍的妈妈做过什么我不知道,但显然也脱不了关系,金巧更是可恶至极,换句话说这四个才是坏人。为什么放着四个坏人不怀疑,而去怀疑一个目前没有做过坏事的好人?只因为她受了委屈?”

莫飞这句话是到车边说的,正准备开车赶往游乐园的申毅等人都皱起了眉头——似乎……有点道理。

安格尔站在车边,看着莫飞帮他打开的车门,轻轻地拍手,“相当精彩。”

坐进车里,安格尔微微一笑,“去游乐场吧,游乐场里总是会有一些让人惊喜的节目的,特别是巡回游乐场。”

……

车子开到了游乐场,安格尔下车之后,开始瞎逛。

因为正好是暑假时间,今天天气又不错,游乐场里到处都是家长和小朋友。

安格尔接连被几个小朋友撞到之后,莫飞不得不拉着他的手走路。貌似安格尔对前方迎面而来的事务,没有判断左右的能力。当然了,也有可能他判断出来了,但是身体跟不上脑子的反应。

莫飞和安格尔相貌非常显眼,两个大男人手拉手在游乐园里穿梭,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安格尔伸手指着雪糕车,莫飞过去买了两个,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哈密瓜口味,另一个是安格尔喜欢的香草口味。

莫飞付钱的时候还问奥斯和申毅他们,“你们要不要啊?”

奥斯和申毅望天,孙琦原本想要个香蕉口味的,不过后来还是忍住没开口。

买雪糕的小姑娘伸手给莫飞找零。

安格尔摆摆手表示不用找,又指了指香蕉口味,道,“再给我三个香蕉口味的。”

姑娘笑了笑,收了钱,拿着蛋卷接冰激凌。

安格尔似乎心情不错,跟那个小姑娘闲聊,“今天天气不错。”

那小姑娘看了看安格尔,点头,“是啊。”

“你干嘛在游乐园工作呢?”安格尔接着问。

小姑娘将三个冰激凌都准备好了,交给莫飞,莫飞拿着去给申毅等人。

听到安格尔的问话,小姑娘道,“我最难过的时候这里有个人收留了我,之后我渐渐快乐起来了,这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我喜欢在这里生活。”

“哦。”安格尔又点头,好奇,“谁收留了你啊?”

“游乐园的园长。”小姑娘跟安格尔比划,“他很高很帅,然后很幽默,养了好多宠物。”

安格尔愣了愣,问,“宠物?比如说,巨蟒什么的、科莫多巨蜥什么的?”

“是啊。”姑娘笑着点点头,将莫飞的钱还给了安格尔。

安格尔不解,问,“干嘛?”

姑娘道,“他今早跟我说,有一个很漂亮的男人会跟我聊天,如果他提到尼克,就请他和他的朋友吃冰激凌。”

“尼克是巨蜥的名字么?”安格尔问。

姑娘点点头。

安格尔撇嘴,“真没品位。”

姑娘笑。

远处,舔着三个同款口味冰激凌的奥斯、申毅和孙琦都惊骇地张着嘴,看着安格尔的举动,随后一起转脸问正吃冰激凌的莫飞,“安格尔当着你的面泡妞……”

莫飞无力地看了看三人,“你们看不出来么?”

“看出来什么?”三人歪头。

莫飞望天,“她是张芳芳。”

众人同时张大了嘴,望过去——怎么说呢,这姑娘的确十八九岁的样子,漂亮、青春活力、皮肤雪白,像个邻家女孩儿,和今天的天气一样阳光明媚,完全不像是个绑架了三个女孩儿的变态复仇者。

“人格分裂?”奥斯问申毅,被回到他们身边的安格尔一脚踹中膝盖。

“那接下来呢?”众人问安格尔。

安格尔看了看周围,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咖啡馆,众人进去,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在那里等待。

坐了很久,安格尔吃了冰激凌又吃了柠檬派,最后要吃提拉米苏,不过莫飞给他拿回来了一份意式通心粉。

安格尔不满地表示自己要吃甜食,莫飞指了指盘子,“吃点肉和蔬菜进去!”

安格尔无奈,拿着叉子卷通心粉。

奥斯等人也吃着饭,看看时间,都等到中午了。

“没动静啊。”奥斯纳闷。

“喂。”这时,孙琦突然指了指不远处,就见一棵树后面,闪出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服的女人。

“金巧?!”奥斯皱眉,又看了看雪糕车里,就见张芳芳似乎到了休息的时间,将雪糕车交给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来换她班的小姑娘。之后,芳芳拿着书出了雪糕车,往远处游乐园员工休息的场所走去,这时,就见金巧快步地追了上去,她手里,藏着一把刀。

孙琦和申毅还有奥斯此时的表情高度统一,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置信。

“你们确定还要在这里发呆?”安格尔提醒了一声,三人一个激灵,随即,扔下盘子就冲了过去。

安格尔看了看桌上三分意大利面,又看结账的莫飞,“一会儿把收据留下让他们付。”

莫飞笑了笑,拉起安格尔的手往外走。

安格尔看莫飞,“你好像很开心。”

莫飞点头,“我是很开心。”

“开心什么啊?”安格尔接着问。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莫飞简单地说。

……

等安格尔和莫飞赶到的时候,就见众人都在一条比较隐蔽的巷子里,金巧正被奥斯拷上手铐,申毅在一旁询问张芳芳情况,张芳芳只受了些轻伤,并没事。

安格尔对孙琦道,“搜一搜金巧的口袋。”

孙琦摸了摸金巧的口袋,从里面摸出了一封遗书来,署名是——张芳芳,一封伪造的遗书。

张芳芳看了看那张遗书,摇了摇头。

申毅拍了拍她肩膀,“她们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继续幸福地生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张芳芳点了点头。

孙琦请她一起回警局接受调查,张芳芳点点头,这时,巷子另一侧埋伏的几个人跑了过来,都是游乐园的人。

他们七嘴八舌询问张芳芳有没有受伤,还埋怨奥斯他们动作慢。

众人无语,敢情早有准备,知道有人回来杀张芳芳。

申毅此时已经明白了整件事,打电话给自己的组员……没一会儿,申毅接到电话,对安格尔道,“那些人都抓起来了。”

安格尔微微一笑,问,“都说了那几个姑娘没事吧?”

申毅冷笑了一声,“字面上没事而已,是不是真的没事,就要问问法官了。”

众人带着金巧离开游乐园。

走到门口,安格尔看到了一辆班车。

莫飞也看到了,跟安格尔说,“应该就是那辆车吧,看起来像是透明的。”

安格尔点点头,示意莫飞看开车的司机。

开车的司机是个贵族伯爵打扮的瘦高男人,正跟上车的一群小朋友和家长开着玩笑。

莫飞忽然觉得那人有些眼熟……这时,就见那人回过头,对着安格尔,轻轻一抬手……白色的手套里,变出了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车上的小朋友们拍手。

莫飞望了望天,“黑JK啊,真是好久没见。”

“现在明白他为什么能藏起那么多蜥蜴、巨蟒之类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吧?”安格尔问。

莫飞了然点头,“原来是开巡回游乐园的,也难怪他当时能招来那么多群众演员。”

……

傍晚的时候,奥斯等人来吃晚饭了。

对众人的审讯已经结束,当年事件的真相也解开了。

莫飞问起张芳芳的情况,奥斯说,配合完查案之后,她被监护人接回去了。

“监护人……”安格尔问,“她外婆么?”

申毅点点头,“还有她姨妈和她的表妹。”

“整件事情我们也梳理清楚了。”孙琦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张芳芳出事的当晚,她的确如安格尔所说,游上了岸求救。

在上了岸之后,她费力地爬上了路边的公路。这么巧,刘芸的妈妈正好开车经过,她那天晚上生意成功很开心,所以喝了点酒,开车的时候还在跟刘芸打电话……于是,她撞了张芳芳,将她撞成了重伤。

刘芸的妈妈将她送到医院,当时张芳芳伤重说不了话,于是刘芸的妈妈就将她当做是自己的女儿来办手续,以逃脱救驾和车祸的罪责。

当晚,张芳芳的主治医师就是陈妍的妈妈,而戴琳正好在张芳芳的床边,戴琳扁桃体开刀,她妈妈在照顾她。

张芳芳抢救过后命保住了,但是依然虚弱,分不清楚虚实,迷糊间就听到戴琳的妈妈说要带她去游乐园玩,似乎还提到什么巡回游乐园暑假才来。

为了避免张芳芳伤愈跟人说话,刘芸的妈妈将她转到了单独的私家病房,在别人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一个有钱的母亲,给女儿最好的待遇。戴琳和陈妍的妈妈也看在眼里,判断出,刘芸是个有钱的女人。

其实当天晚上,张芳芳的妈妈就拿着她的照片,到各大医院找过了。

不要低估一个伤心欲绝的母亲的执着,也没人比一个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女儿。张芳芳的妈妈存着一线希望,就是她知道女儿很坚强,且水性很好,说不定会自己游上岸,她更想到最坏,女儿游上岸旁边就是公路,说不定还可能被撞……

于是,她到各大医院的急症科、病房,详细询问,当然了……她询问到了张芳芳所在的这家医院,的确查到有一个被撞伤的女孩儿,和张芳芳年纪差不多,被送进了病房。虽然治疗的名字不是张芳芳,但她还是拿着照片去了病房区,询问的,自然是主治医生,陈妍的妈妈,以及就在隔壁床的,戴琳的妈妈。

两人看到张芳芳的照片,以及听到那位绝望的母亲询问的名字之后,发现了事情的蹊跷,但是这两人却没有说出真相,只说是另一个姑娘,应该不是张芳芳,已经跟妈妈回家了。

……

之后,很简单,陈妍和戴琳敲诈了刘芸,再加上为了前途仓促结案的金巧,这四个女人,联手造就了张芳芳和她妈妈的悲剧。

刘芸的妈妈在张芳芳还没有伤愈的情况下,问她住址。

她说了住址之后就被弄晕,等她再醒过来,已经在自己的家门口,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妈妈自杀的事情,面对的是茫然的外婆、姨妈,还有年幼的表妹。

众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消失那么多天?

芳芳的姨妈想要报警,但是被外婆阻止。

外婆的理论是,芳芳妈妈的死,那个女警和那个撞了芳芳的女人逃不脱干系。但是报警又怎样?可以给他的女儿报仇么?可以让一切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么?那个警察和撞人的女人甚至可以用张芳芳昏迷不醒神志不清来推脱责任。而且张芳芳的确当时伤得太严重,记忆非常混乱,她唯一记得清楚的是,有人在她耳边打电话,说去巡回游乐园。

外婆和姨妈沉浸在仇恨中,在想着对策怎样让那些人伏法。

但是伤势稍微好了一些的张芳芳,却独自去了游乐园。她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游乐园,她只是在那里等,她当时胸中充满了恨意,想找到害死她妈妈的凶手,想要搞清楚整件事情的真相。

她连着去了三天游乐园,这一天,有个很高很帅,皮肤雪白的东欧血统男子,给她递了一杯水,问她,“你在等谁?”

张芳芳告诉了她自己的故事。

那男子盯着她看了好久,之后,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道,“我帮你报仇吧。”

张芳芳当时很不解。

那男人跟她拉钩,对她说,“我负责帮你报仇,让她们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最终付出应有的代价……你就负责好好幸福地生活,忘记不开心的事,寻找开心的事。”

张芳芳伸出手,和他拉钩。

“所以说。”安格尔喝了一口红茶,“真正帮助张芳芳报仇的,是黑JK。”

申毅点头,随后笑了,“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的复仇方式,只能说人这辈子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做错,而且人真的很愚蠢,一旦做了一件错事,就要用N多件更错的事情去补救或者掩饰。”

众人都点头,听申毅继续说,黑JK的复仇。

黑JK专门调查了整个事发的过程,他发现,张芳芳的死,其实也并非是一个巧合。

原来那天校车并非是拖去修理,而是老师为了赚外快,擅自将校车租给了别人,自己打牌到深夜,本来想等校车还回来再去接孩子们,但是车子还回来的时候却被撞坏了。无奈,老师只好将车丢下修理,自己为了省钱,雇了辆校车来接学生,导致张芳芳要坐公交车。当这位老师知道他一个谎言造成的结果时,他彻底傻了。

而那位公交车司机,因为是最后一班车,因此急着想回家,所以车速非常快,被幢跟他超速和野蛮驾驶,粗心没看路况有关系。再加上他不顾车上的小姑娘跳车,受到了些舆论压力,又加上小姑娘的母亲自杀,他承受了强大的心理压力。

同时,那三位妈妈,以及金巧这位警官,想让她们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就更容易了。。

于是,黑JK,给她们每,每个星期天,都寄一样东西。

是一份剪报,报纸上是对刘芸事件的报道,“女儿被冲入水中尸骨无存,妈妈伤心欲绝烧炭自杀,人间惨剧。 ”

这份剪报也不知道黑JK究竟影印了多少分,每一个星期天,涉案的相关人都会收到一份。

同时,还附赠另外几样东西:

一张小纸条,上边写着——我知道你那个夏天干了些什么,我还没死,你们会为你们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署名是——张芳芳。

一个应该属于死人的署名。

另外,还有两张照片,是她们和她们的女儿在一起的照片,每周更新。

张芳芳的老师因为内疚开始变得魂不守舍,最后发生车祸。

公交车司机心脏病突然发作,可能跟压力和自责有关系。

而那几个学生食物中毒更像是小惩,至于是意外引起的,还是黑JK的报复,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至于那三位母亲,再加上金巧,则是完全沉寂在了惶恐之中。

三位母亲因为金钱而被困在了一起,这三年,她们生活在对复仇的担心之中,终日不得安宁。

而金巧更是,一方面是仕途顺畅,一方面则是一个隐藏的□□,随时可能将她的前程生活,全部炸成灰烬。

自私的人永远想的都是让自己能够活得更好,而不会在意别人的死活。

黑JK,故意喷绘了一辆透明效果的游乐园班车,还就是那辆64路公交车的款式。每个夏天,他都会开着这辆车,到加油站附近转一转,制造一些——关于透明公交车的传言,并且将这些传言,传到那四个女人的耳朵里。

于是,四个女人想象着,张芳芳的报复终于要来了。

要怎样才能永绝后患?当然就是杀了张芳芳,但是杀一个人需要理由,哪怕是伪造成自杀,也要有充分的理由。

再一点,张芳芳如果突然死了,她的身份难免会被查出来,当年的事情也表示会被追查,这样一切就都不在她们的掌控当中了。

如今的所有刑事案件都归申毅负责,金巧在警局已经是稳定的文职高层,再无法干涉案子了。因此……四个人精心设计了一次假的绑架案,将那个应该要“复仇”的张芳芳,塑造成了真正的“复仇者”。

戴琳的妈妈故意提到当年的“游乐园”,她们的确估计警方会找到那里,但是没想到会是那么快。

最后,众人要做的就是害死张芳芳,制造她自杀的假象,伪造遗书说自己是绑架犯,并且将当年的案情适当伪造。

就好比说,张芳芳的确是被车撞了,但刘芸并不是撞她的人,而是救她的人,为了省钱和快捷,用了女儿的医保卡和身份。

陈妍和戴琳的妈妈可以说当晚张芳芳的妈妈的确来过,但是她俩都没有认出照片里的人,实在是抱歉啊。

金巧更是有很多种理由推卸责任。

所以,只要张芳芳意思,一切造成她妈妈死的原因,都变成了不幸的巧合。张芳芳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天,于是……她迁怒给了这四个无辜的女人,以及那三个无辜的女儿……

但是最终,她良心发现了,放了三个女孩儿之后,畏罪自杀。

当然了,那三个女孩儿也涉嫌串供,也是同谋。

她们只需要说,在坐公交车的时候被人迷晕了,后来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之后被放了……全程都没看到绑架她们的人是谁,但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女人。

因为在这几对母女看来,妈妈为了女儿或者女儿为了妈妈是任何事都可以做的,法律算什么?无辜的人,又算什么?

申毅读完了长长的审讯报告之后,抬起头看安格尔,“张芳芳的外婆说的一点都不错,他们家的女人的确命很硬,她俩不是死于意外也不是自杀,是被人‘害死’的。”

莫笑摇着头皱眉,“哇……真的是卑鄙无耻啊,害死人家妈妈非但不反省不认罪,还要害死张芳芳让她蒙受不白之冤……”

“不过黑JK的复仇真的四两拨千斤,让这些人惶惶不安了这么多年,最后还自食其果,连原本不相干的那几个女儿这回也牵扯在内了。”九逸摸了摸下巴,“人也分很多种啊,有的人为心爱的人牺牲自己,有的人为自己牺牲心爱的人,也有的人,为了自己或心爱的人,牺牲无辜的其他人。”

安格尔打了个哈欠,对于案子的结局或者引发的感慨他是完全没兴趣的,这会儿,他在考虑的是,怎么好好享受莫飞的暑假时光呢?

喜欢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示契前夫高能诡婳之说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我的鬼神郎君超感应假说我又被人穿了青行灯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天师蛊毒天命新娘丧病大学破云我在冥界做阴商罪爱安格尔·黎明篇亲爱的弗洛伊德
完本推荐: 没有来生全文阅读美人为馅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星际修妖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随喜全文阅读现世修真全文阅读天香全文阅读猎人——花间清源全文阅读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化妆全文阅读巨星全文阅读满庭芳树雨中深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火影]暗花全文阅读红线记全文阅读砂锅娘子全文阅读大明武侯.全文阅读他与月光为邻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宠后作死日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赐良婿大武侠传婚后忽然得宠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前方高能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病娇毒妃狠绝色大魔王娇养指南龙凤传奇之罗玉萱首富小村医这个地球有点凶天神诀冷宫娘娘有喜啦俗人系统一剑斩破九重天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书穿女配很低调万千之心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汉阙冥王退休计划少年公孙策医妃惊世临渊行纨绔天医神级选择系统豪门巨星是我初恋卡牌密室(重生)短跑天才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