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 人鱼之尾06 当人鱼离去

人鱼之尾06 当人鱼离去

“因为什么?”奥斯等人都没有听清楚安格尔最后的话。

安格尔回头看了看众人,道,“因为莫飞非常敏锐,有发现潜在危险的能力。”

“潜在危险?”众人面面相觑。

安格尔拿着手机晃了晃,“我既然提醒了他小心有埋伏,他自然会牢牢记在心里。”

众人微微一愣——埋伏?

“你是说还有别的人……”

“那可不是别的人。”安格尔淡淡一笑,“是整个案子的关键所在!”

众人面面相觑。

而此时,病防治中,莫飞将刚才被自己飞扑撞开的沈隽扶了起来,沈隽胳膊上还是受了伤,但只是擦伤,不致命。

就在刚才,突然传来的枪响并非是沈隽开枪击毙了陈波凡,而是藏在医院阳台上的某个人,射来的一记冷枪。

幸亏莫飞早有准备,千钧一发撞开了沈隽,救了他一命。

但是那个偷袭的人已经一把拽起陈波凡,夺门而逃。

“沈隽!”

莫飞刚刚扶起沈隽,沈隽却挣脱开,拿着枪追着陈波凡出去了。

莫飞皱眉,只好跟了过去。

吴强等人追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除了一点血迹之外,空无一人。

“在哪儿呢?!”吴强团团转。

这时,电梯门打开,安格尔带着人上来了,对众人指了指楼上,开口,“天台。”

吴强等人赶紧冲了上去。

天台之上,更接近天空的地方,陈波凡被一个人带到了楼顶,累得喘气。

沈隽紧随其后追了上来,躲到楼顶的水箱之后,躲开射来的子弹。

陈波凡也被那个黑衣人带到了另一边的水箱后边,双方形成了对峙。

沈隽还想过去,但是就在他举枪的时候,手腕一痛……

他转眼看,莫飞不知何时上来的,已经缴了他的枪,顺手藏在了衣服里。

“你……”沈隽着急,莫飞却是竖起一根手指,对他示意——别出声!

沈隽愣了愣,莫飞闪到一旁,两个攀跃就上了水箱,跃下,随后……

一个黑衣人被莫飞踹了出来,他的枪也被莫飞缴了。

黑衣人摔在地上,陈波凡赶紧出来扶他。

这时,吴强等人都赶到了,持枪将众人包围。

莫飞将两把□□交给了吴强,指了指陈波凡他们,“两把都是他俩的。”

吴强点头让警员收了武器。

陈波凡突然指着沈隽,对吴强道,“把他抓起来吧,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他要复仇!”

吴强皱眉,他当了多年的警察,这是最后一个案子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

吴强看了看一旁的沈隽。

沈隽此时也没再做挣扎,他的双眼早就没有了生气。

“你没有什么想说的么?”莫飞问沈隽。

沈隽摇了摇头,“唯一的遗憾是他没死,不过无所谓了,都不重要。”说着,转眼看着吴强,“那些人的确都是我害死的。”

吴强掏出手铐。

“我不会去坐牢的。”沈隽却开口。

吴强一愣。

沈隽突然往一旁屋顶的边沿狂奔了过去……朝着大海的那一边……

“喂!”吴强大叫了一声。

不过沈隽还没跑到,就被追上来的莫飞一把抓住,扔了回来。

沈隽被两个警员按住,吴强拿出手铐,见他挣扎,一心求死的样子也是无奈,“你冷静点……”

“你拷错人了吧。”

这时,一旁传来了一个声音。

众人转脸看。

就见门口,安格尔靠在了那里,边埋怨,“这顶楼怎么没有电梯直达啊,走楼梯太不健康了!”

身后,奥斯和九逸好奇地探头往里看。

菲尔也走了进来,看到了不远处完好无损的陈波凡,忍不住撇嘴——果真是装的啊?这老头这招将计就计够狠的啊,竟然把三个非亲生的子女都弄死了,不过可惜,主谋的确是沈隽,希望打官司的时候可以从轻?毕竟他没有直接动手杀人,那些人是自上残杀和自杀。

“安格尔……”吴强听安格尔说话,有些不解,“抓错?”

安格尔指了指那边的陈波凡,道 ,“那两个才是这次案件的主谋,以及杀死那么多人的凶手。”

众人都一愣。

沈隽也抬起了头。

安格尔伸手,从手里掉出了一样东西。

就见他手里握着的是那个蓝色的许愿瓶,绳子的一头挂在安格尔的手指上,许愿瓶垂下,在沈隽眼前轻轻地晃动着。

沈隽的情绪立刻平静了下来,伸起手,接过了那个瓶子。

“你真是蠢啊。”安格尔淡淡道。

沈隽抬起头看安格尔。

“你女友不是陈同害死的。”安格尔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指着不远处的陈波凡,“是他,还有他身边那个男人。”

沈隽看着安格尔,似乎不解。

“你也是棋子一颗。”安格尔说话的语调没有温度。

奥斯和吴强都看着安格尔,那意思——他都已经不想活了你还刺激他啊

不过安格尔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淡,似乎有些累,毕竟过了他的睡眠时间,熬夜会让他不爽。

莫飞早就到他身边了,连外套都脱下来了,给安格尔披上,怕他着凉,屋顶风比较大

“你多难过都好,但是不能死。”安格尔对被按在地上的沈隽说。

沈隽皱眉,显然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劝。

“这是她的遗言。”

沈隽微微一愣,抬头看着安格尔。

“你的人鱼不让你死。”安格尔轻轻将蓝色的许愿瓶打开,示意一个警员放开沈隽的一只手,将蓝色的流沙倒进沈隽的手心里。

就见蓝色的沙子里边,有一个蓝色的,和细沙一样颜色的小星星,是用一张蓝色的纸叠的。

沈隽皱眉,他不记得流沙瓶里有这颗星星啊,这个瓶子他一直带在手上……以前从没发现。

“你不信,打开看一看。”安格尔淡淡道。

吴强示意警员放开沈隽被抓着的另一只手。

沈隽将纸星星拆开,就见纸条上,有一行小字——等我,我的爱人。

沈隽愣了——这字迹的确是她的!一样的话……

他仰起脸看安格尔,有些不确定这纸条的真假,但是字迹真的是她……

安格尔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沈隽,“这是她的遗愿,她让你等她。”

沈隽抓着那张纸。

众人都看安格尔——怎么回事?

吴强摸下巴——他不止一次看过那个流沙瓶,有这个星星么?

只有高明知道,那张纸是安格尔让他找的,蓝色的纸,安格尔写完后,还让莫笑家的小妹妹叠了这个幸运星,只是安格尔是怎样模仿出笔迹的,没人猜得透。

沈隽终于站了起来,看安格尔,“是你伪造的。”

“你为什么给她穿了人鱼的尾巴才沉到海里?”安格尔不答反问。

“她喜欢人鱼,那条尾巴是她之前做的,她以前经常开玩笑说,要是她不幸先死了,就让我给她穿上那条鱼尾,沉入海底。”沈隽说着,难掩伤感。

“她为什么想变成人鱼你知道么?”安格尔接着问。

沈隽皱眉,不解地看安格尔。

“人鱼公主最后变成了人上岸找自己的王子。”安格尔伸手戳了戳沈隽手里的那张字条,“你有生之年可能还能遇到她变成的那个人。”

沈隽苦笑,反问安格尔,“你当我三岁半么?”

“当你三岁半的是她。”安格尔淡淡道,“这是她在告诉你她下辈子也会爱你的浪漫方法。”

沈隽咬着牙,满眼泪水,问安格尔,“我活不下去了,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你别弄错了。”安格尔指了指那张纸条,“让你活下去的是她,跟我没关系,你死不死我不在乎,你死了对不起的那个人也是她。不过如果你自杀了,我会把你扔进海里,然后把她火化了葬在墓园里,两个流沙瓶一个扔去南极一个扔去北极,找一千个和尚给她超度让她下辈子碰不到你,再找一千个妖僧咒你每一世都找不到真爱,你俩转世转世再转世都不能再相爱!你下辈子还是她杀父仇人,你还是个十恶不赦的□□犯。”

一旁众多警员都忍不住抽了口凉气——好恶毒……

吴强扶额,奥斯则是望天,九逸捂住伊莉莎的耳朵。

菲尔摸着下巴,高明默默摇头,只有莫飞还是一脸宠溺看安格尔。

良久,沈隽伸手给吴强,那意思——你拷吧。

吴强张大了嘴——不抵抗不寻死了?

莫飞笑了笑,安格尔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抓住对方的死穴。

吴强拿出手铐要拷沈隽,安格尔却拍了拍他,“你怎么比奥斯还蠢,都说了不是拷他,该拷的在那边!”

众人都一愣,一起望向一旁差点被遗忘了的陈波凡,还有那个没见过的黑衣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看着年纪和沈隽差不多,样子还不错,稍微显得有些阴郁。

“他也有罪的。”吴强点头,表示陈波凡也不是完全无辜,但是众人都知道,陈波凡大可以请好的律师说自己是为了保命才假装中风。另外,他有的是钱,能假装中风表示他早就买通了医生给他出示假的证明,他可以说自己是中风刚刚痊愈,而至于那两把枪,也有的是法子推脱……

“我也是受害者!”陈波凡刚想说话,安格尔却是笑了,“你戏还演的蛮像么,只可惜……不止不是亲生的儿子不孝顺,亲生儿子也不孝顺你。”

众人都一愣——是说陈同?

“安格尔?”吴强看着安格尔,“究竟什么意思?”

安格尔抱着胳膊,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沈隽,“你女朋友叫什么?”

“小琴。”沈隽低声说。

“哦。”安格尔点头,“小琴不是被陈同错手杀死的,是被人蓄意谋杀的。”

众人都惊讶,沈隽也是抬头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冷笑了一声,“事实是,陈波凡为了将几个非亲生但是觊觎他财产的子女弄死,选择了一对十分恩爱的恋人,男方又是个出色的律师,女方又是自己公司的员工,制造了这一个复仇案件。事情的经过简单一点概括,就是一个老人正头痛怎么将几个非亲生的孽种铲除,将财产留给自己真正的儿子和一个私生子。他在海边的一家咖啡馆发呆的时候,这么巧,看到了一对恩爱的恋人,而那个女孩儿很面熟,就是自己公司的员工,那个男孩儿又是法律界的新星……于是,他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主意。”

“啊……”奥斯突然一拍手,“我假扮记者去海滩附近的咖啡馆和旅馆打听消息的时候,有人提起过,说什么他的店东西很好吃,什么什么名人都来过,其中就有提到陈波凡有一阵子几乎天天来。”

“他的确是天天去啊,因为要观察那对小情人的相处模式、生活细节,然后精心布置这个局。”安格尔道,“恐怕事发那天陈波凡是故意让小琴去自己办公室拿东西,而那个时候,陈同正在他办公室里。陈同之前估计被灌醉了或者下了药,作为一个经常酗酒的人,昏睡得不省人事是常有的事。而小琴到了办公室就被人砸晕并且勒死,再将砸她的凶器放到陈同的手里,又将他推到尸体旁,伪造出抓着绳子的样子。等陈同醒过来之后,自然以为自己酒后乱性杀了小琴,而这么巧,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也都到了陈波凡的办公室,恐怕这也是他精心安排的,于是,众人一起处理尸体。”

这时,安格尔问沈隽,“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杀了她的?”

“我……”

“你看见了是么?”安格尔问,“你那天收到了小琴的短信,让你去某个地方接她,但是你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几个抬着小琴的尸体下来,装进某辆车里,去抛尸。”

沈隽点头,此时他脸上完全是震惊。

“小琴的手机是事先被那个杀她并且嫁祸给陈同的人拿走的。”安格尔道,“也是他给你发的短信,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说着,指了指陈波凡身边的那个人。

众人此时都只剩下张着嘴的份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安格尔道,“陈波凡故意提拔沈隽,做他的伯乐,让他有接近自己一家的机会,并且按照他的复仇计划,一个个地将那些想铲除的人铲除!换句话说,并不是沈隽的报仇计划都实现了,而是陈波凡下手下了你那几个子女。他选择装中风逃避嫌疑并且防止被沈隽算计,躲在背后指挥,最后可以将一切的罪名都退到沈隽身上。沈隽一心求死痛不欲生,根本不会为自己脱罪。”

“你……你胡说!”陈波凡皱眉,“证据,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当然有了。”安格尔淡淡一笑,“在你儿子的衣服口袋里。”

众人都看着安格尔——哪个儿子?

安格尔指了指他身边按个黑衣年轻人,“他。”

众人惊讶地看着那人。

菲尔好奇,“他是你儿子?”

陈波凡咽了口唾沫。

“你假装中风不可能出来杀人,而且年事已高。”莫飞道,“那个人伸手敏捷,应该是实施你计划的人。非亲非故没理由帮你杀那么多人,而你对他的关心,应该关系不简单”

众人了然——真不是一般的复杂啊。

“你没有杀陈同,但是今天陈同却这么巧死了。”安格尔淡淡一笑,“你身边这个儿子肯定是亲生的,心狠手辣这一点很像你,没给他那个饭桶大哥跟他抢财产的哪怕一点点机会……而至于他冒死救你,别搞错了,不是他孝顺你,而是你不能死。”

“也对。”奥斯点头,“如果陈波凡一死,就没人能证明他的身份了,只有陈波凡公开他的身份,他才有遗产继承权。”

众人再看,就见陈波凡不解地看着身边的男人,而那个年轻人,则是脸色苍白。

吴强低声问安格尔,“他口袋里有什么证据?”

“□□,以及,小琴的手机。”安格尔道。

众人都一愣。

吴强愣了愣,“□□?!”

“没错啊。”安格尔看着对面脸色彻底如死灰一般的陈波凡,笑问,“满意么?你这个儿子真像你!心机深沉心思缜密,自私自利!”

陈波凡震惊地看着身边的年轻人,“你……”

年轻人此时也是哑口无言,手足无措。

“安格尔?”吴强没听明白,“什么□□?”

“你应该没有忘记吧,小琴的死,除了外伤之外,她还中毒了!”

“中毒?”沈隽惊讶。

“没错。”吴强点头。

“这整个过程之中,似乎没有要给那姑娘下药的理由啊。”奥斯也疑惑。

“那个人……对了,怎么称呼。”安格尔觉得这个人那个人的叫着挺麻烦,问那个黑衣人。

不过没等对方开口,安格尔就道,“算了,就叫私生子吧。”

众人嘴角抽了抽——看了看那对父子难看的脸色,安格尔绝对故意的。

“私生子砸晕了小琴之后,给她灌了□□,然后再勒死她的。”安格尔道,“为的是最后,将所有罪行全部归咎与他老爸陈波凡。”

“哦……”菲尔明白了,“我明白了,陈波凡的计谋虽然完整又周详,但沈隽不管怎么说是个不可控制的因素,万一他或者警方发现了疑点,怀疑到整个案件呢?所以他准备在杀了所有能跟他抢家产的人之后,让陈波凡公开他的身份,之后就毒死陈波凡,再将小琴的手机放在他身边,造成他畏罪自杀的样子!这样一来,不止可以尽早地拿到遗产,还能将所有罪名推得一干二净,彻底了解了这桩案子。”

安格尔点头,赞赏地对菲尔竖大拇指,“不愧是上流社会同道中人。”

菲尔礼貌地点点头,表示——过奖了。

吴强亲自过去,要查看那人的口袋,但是对方死死抓住。

警员将他的手掰开,吴强从里面,拿出了一小罐液体,还有一只手机。

沈隽张了张嘴,“小琴的手机。”

“确定?”吴强问出口,觉得问得多余,手机上有小琴和沈隽在一起的大头贴,郎才女貌青春无限,多么恩爱又美好的一对啊……就因为两个极度贪婪的人,白白葬送。

沈隽坐在一旁,欲哭无泪,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你……你竟然连你亲大哥和我……”陈波凡抖着手指指着那个年轻人。

“我只是从犯而已。”

这时,那个年轻人突然开口。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那人平静地说,“无论如何,我还是遗产的第一也是唯一继承人,我并不是主谋,我只是从犯,陈波凡才是主谋,无论是判死刑还是判无期的都是他,但是我还年轻,我迟早会出来,那笔遗产迟早还是我的。”

众人都皱起了眉头,像是看着两个怪物一样看着这对可悲的父子。

吴强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对下属道,“都押下去。”

菲尔走到安格尔身边,鼓掌,“真是漂亮地解决了案件啊,我有些好奇,除了中毒这一个疑点之外,还有什么使你怀疑案件根本不是复仇而是另有玄机。”

安格尔笑了笑,“陈祁自杀这一点。”

“他自杀的确可疑……”沈隽叹了口气,开口,“我掌握了他非亲生的资料,只是想让他一无所有,但是完全没想到他会自杀,现在想想,他们几个为了争夺财产,什么开煤气自杀、在监狱里摔死、怎么可能,都是被谋杀的才对,呵呵……简直可笑,我真是蠢。”

“你不是蠢。”莫飞开口。

沈隽抬头看他。

“你该庆幸没人是因为你而死。”莫飞道,“只有这样,你才能问心无愧地活下去。”

沈隽坐在那里发呆。

吴强拍了拍他肩膀,“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处理完了之后,小琴的尸骨会归还,好好给她办个葬礼吧,葬礼过后,别再难过了。”说完,跟安格尔和莫飞道谢,带着人去处理案子的善后了。

吴强心情还是不错的,可以安心退休了。

安格尔和莫飞离开楼顶的时候,也拽上了沈隽一起。

“去哪儿……”沈隽茫然。

“去度蜜月。”安格尔留下了一句奇怪的话。

众人将沈隽遗弃在菲尔豪华酒店的一间蜜月套房门口,就离开了。

沈隽打开房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一幅画……一刹那的错觉,小琴就站在房间里,背后是星空,还有大海……以及,远去的人鱼。

……

几天之后,菲尔的酒店和度假村开张了,这个离奇的人鱼案件被各大报纸所报道,因为它的离奇程度,以及小琴和沈隽这对恋人的不幸而备受关注。

菲尔很肉麻地将那座酒店定名为爱琴酒店,就可惜爱琴海的名字已经被占了,不过这也不妨碍这个海滨圣地变成一对又一对恋人的另一个朝圣的地点。

又过了几天,小琴的葬礼在墓园举行。

遗体告别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敢相信,棺材里躺着的不是那副骸骨,而是一个完整的小琴。

安格尔用陶泥复原了小琴,并用仿真树脂制造了皮肤,最后是精湛的画工和化妆技术,将尸体还原。那条鱼尾,还是在小琴的身上穿着,陪她一起下葬。

葬礼上,众人看到了精神尚可的沈隽。

沈隽一身黑西装,显然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

葬礼结束后,沈隽跟安格尔和莫飞道谢。

不过葬礼尾端发生了个小意外,菲尔气势汹汹冲进墓园,拽着沈隽的衣领不满,“老子出那么高价钱要你做法律顾问,你竟然不答应?为什么!你不是不死了么?不死不好好争取这份有前途的职业你是想干嘛?!”

沈隽尴尬地指了指一旁双手插兜的莫秦,道,“我……我答应了莫先生。”

“呵……”菲尔倒抽了一口凉气,指着莫秦,“你撬我墙角?!”

莫秦淡淡一笑,道,“我只是说了一句可以帮莫飞的忙……”

沈隽忙接话,“莫飞两次救了我的命,所以如果可以帮他……“

菲尔指着莫秦抖啊抖,“卑鄙小人……”

莫秦得意一笑,插着兜悠哉地走了,“总算有点收获,没有白跑一趟啊。”

菲尔痛心疾首,高明无奈地安慰他。

沈隽站在墓碑边,看着远处一棵大树下的安格尔和莫飞。此时,莫飞正打着一把黑色的伞,给安格尔遮阳。

安格尔故意躲开伞,但是莫飞怕他晒到,一直追着他给他遮,艾斯摇着尾巴跟在两人身边。

沈隽从口袋里摸出那个手机,手机上挂着两个许愿瓶,一个瓶子里有一卷纸,一个瓶子里有一颗星星,写着一样的话,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正如安格尔所说,当人鱼离去,你要做的不是追随她跳入黑暗的深海,而是在阳光下等待,等她化作人,再来找到你。不要放弃再一次幸福的机会,那是爱你的人,最后的心愿。

喜欢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我的鬼神郎君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青行灯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我在冥界做阴商死亡万花筒亲爱的弗洛伊德请魅惑这个NPC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超感应假说光暗之匣我又被人穿了天命新娘蛊毒天师破云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示契诡婳之说丧病大学
完本推荐: 时光不听话全文阅读大神养成计划全文阅读一篇男主是谢衣的甜文全文阅读奔跑吧,柯基全文阅读[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全文阅读锦桐全文阅读八宝妆全文阅读悍妻[医道]全文阅读强取豪夺之羁绊全文阅读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全文阅读离婚这件小事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老妖物报恩记全文阅读你是我的阳光全文阅读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全文阅读谁说我,不爱你全文阅读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全文阅读戏如婚全文阅读谋家全文阅读皇后画风不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万道剑尊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一见你我就想结婚临渊行傲妃狂天下:暴君,你闹试试承包大明快穿之女配指南农门娇俏小厨娘武侠之最强毒公子栖梧潸潸映弦月诸天最强女主快穿反派不好哄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萌宝甜妻:总裁太闷骚重生八零之恶女归来替天行盗再王朝九爷你节操掉了我真不是学神开天录数风流人物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精灵之奇妙之旅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首富小村医通幽大圣王者时刻吾家娇女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