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 人鱼之尾05 徘徊的爱人

人鱼之尾05 徘徊的爱人

高明驱车,带着众人来到了一座商务楼附近。

副驾驶座上,菲尔饶有兴致地望着黑夜中,依然灯火辉煌的大楼。

后座是安格尔和莫飞。

他们车子的旁边,上来了另外一辆车,是吴强在开,车里还坐了奥斯和九逸,都是来看热闹的。

“这就是沈隽律师事务所的所在。”高明指了指最上面一层亮着灯的房间,“顶楼。”

“顶楼啊。”安格尔仰着脸,观望了一下。

那头,车窗打开。吴强正用对讲机跟属下联络,边跟安格尔说,“地下停车场里沈隽的车子还在,伙计盯到现在了,沈隽和他的团队都在工作。

安格尔点了点头,“陈同呢?”

“陈同还在酒吧花天酒地。”吴强道,“我有派人盯着,用不用……”

“不用。”安格尔道,“他今晚应该会自动想法子去警局。”

吴强不解,“啊?”

安格尔淡淡一笑,“这世上没什么比案发的时候人在警局,更好的不在场证明了,是么?”

吴强惊讶——不在场证明……

“队长。”

这时,吴强的对讲机里传来了监控室警员的声音,“沈隽离开办公室了。”

“他去哪儿?”

“不太清楚,拿着公文包好像是下班?”

“他现在进电梯了。”监视的警员通过大楼内部的监控观察沈隽的行动。

“安格尔。”这时,吴强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负责监视陈同的人打过来的,“陈同在酒吧跟人打架,被送去警局了。”

安格尔微微挑了挑嘴角,“看来有人准备在地下室埋伏沈隽了。”

“我让同事注意。”吴强通知在地下室的警员。

“我也去看看。”莫飞打开车门,下车,穿过马路跑向了对面的大楼。

安格尔挑了挑眉,也打开车门。

“安格尔,你去哪儿?”九逸和奥斯都从车里下来,心说这位别看神棍不过手无缚鸡之力,万一出点什么事莫飞还不疯了?

“去围观啊。”安格尔没说完,吴强也从车子里下来,道,“我们去前边的监控车看。”

这时,就看到地下停车场附近缓缓停下来了一辆警方的监控车。

吴强带着众人上了那辆房车,车内设备很先进,网络与大楼的监视网络接通了,可以直接接收大楼那边监视摄像头的画面视频来看。

安格尔坐在车里,托着脸看视频,视频的焦点自然在下楼的沈隽身上。

沈隽到了地下停车场,出了电梯,似乎是神手掏电话,随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安格尔微微挑了挑眉,“很有警觉性么。”

“他似乎发现有危险了。”九逸也到。

正这时,突然就见斜刺里一辆车子直冲了过来。

沈隽似乎已经有准备,一转身躲到了旁边一辆车子后面。

但是那辆撞过来的车子十分蛮横,而且也是辆吉普,见撞不到沈隽,就直接撞向沈隽身前阻挡的那辆小车。

那辆车子和另外一辆车子是并排停着的,一辆撞过来,沈隽无路可逃,一跃到了后边那辆车子的车顶上,随后翻了下来。

那辆吉普没法推动两辆车子,车头也显然已经撞坏了,随后,车门一开,跳下来了四个人来,手里拿着刀斧。

沈隽微微皱眉,观察了一下四周围有没有逃生的路,同时抬手将手提包砸向了最靠近自己的一个人,然后转身就跑向逃生通道。

那些人正想追,突然四周好几个举着枪的便衣警察跑了过来,“都放下武器!”

此时,沈隽就在逃生通道附近,一眼看到了警察,微微皱眉,似乎有什么不解。

几个偷袭的人面面相觑,最后都扔了斧子和刀,跪下双手抱头,警察过去将他逮捕。

只是等警察们转回头的时候——沈隽已经不见了。

沈隽刚才有意识地挪到了摄像镜头的死角,离开了安格尔等人的监视空间。

安格尔皱眉,问吴强,“陈同那里的情况呢?”

吴强打电话询问后,回答,“他在警局,对方答应私了,一会儿就能离开。”

安格尔点了点头,“他应该以为沈隽已经死了。”

“他不等杀手去电话确认一下?”吴强皱眉。

安格尔冷冷一笑,“如果没杀成,杀手应该会打电话通知他,杀成功了,自然不能打电话,不然岂不是有嫌疑。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警方已经派人监视。”

吴强点了点头,心说,应该是人家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警方会请了你这个神棍来吧。

“那沈隽呢?现在在哪儿?”菲尔忍不住问,“人跑了,还会不会有危险?”

“他那么聪明,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应该正赶去杀他的仇人。”安格尔淡淡道。

“那他直接找陈同?陈同现在在哪儿?”吴强要问属下。

“不用去关心什么陈同了,他应该是去接着花天酒地。”安格尔说着,对吴强道,“沈隽不是去找他。”

“去找那个暗中帮陈同的人?”吴强皱眉,“去哪儿找?”

“去医院。”安格尔话刚出口,接到了莫飞的一条短信。

安格尔点开短信,莫飞发来的内容是——沈隽打车走了,我正打车跟着他,方向应该是去医院的。

安格尔点了点头,回了一句——小心些,应该会有埋伏。

莫飞回了个——放心。

吴强和高明则是发动车子,驶向医院。

菲尔坐在副驾驶座上,仰着脸想了想,问安格尔,“你说的那个幕后人,该不会是……”

“是老头子陈波凡。”安格尔回答。

“他瘫痪……”菲尔说到这里,摸了摸下巴,“他装的?”

安格尔点头。

“为什么呢?”高明想不明白,“害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不如问问,为何要争抢家产?”安格尔显然思考的角度不同。

菲尔微微皱眉,“大富人家抢家产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抢到出动杀手?”安格尔失笑。

“好像又是夸张了点。”

“又为什么抢赢了的陈祁要自杀?”安格尔问。

“嗯……”

“显然,陈祁的自杀是跟沈隽有关系的,而沈隽又是处理老头家族遗产的律师,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苦心得到了所有遗产的陈祁决定自杀的?”

菲尔皱了皱眉头,问,“抢得要命,却是一个子儿都没拿到。”

安格尔点头,“我想也就只有这个理由了吧。要怎样才能让一个合法的继承人一个子儿都拿不到呢?哪怕就算他进了监狱,他还是有合法的继承权的,除非……”

“他不是亲生的!”菲尔和高明异口同声。

“以此类推。”安格尔点了点头。

“难道那几个人,除了陈同之外,都不是陈波凡亲生的?”菲尔音调都拔高了几分。

“以陈波凡的滥情指数来看,也不是没可能。”安格尔无所谓地说,“问题其实出在那几个子女的身上,为什么要害死其他兄弟姐妹?只要陈波凡没立医嘱又没结婚,他们几个都有相等的继承权,资产如此庞大,直接分了就可以了。分好之后可以再抢么,要到赶尽杀绝的地步么?除非不是亲兄弟,不然这一家子也未免太极品了,当然了……这只是我毫无根据的推测。”

“毫无根据?”菲尔皱眉,“毫无根据推测那么准?”

“因为你们不觉得太顺畅了么?”安格尔问。

“你是指沈隽的复仇?”菲尔问。

“听你们的描述,陈同的确是饭桶,不是什么扮猪吃老虎的角色,于是,能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得到所有遗产的继承权,除了沈隽复仇一帆风顺之外,还有就是借刀杀人这一招。要证实我的推测很简单,看今晚有没有人袭击沈隽就知道了,袭击者出现了,于是……”

“于是你的推测被证实了。”菲尔皱眉,“沈隽应该也觉得自己的复仇太顺利了吧,所以警觉如此之高。”

“沈隽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他应该已经心中有数。”安格尔道,伸手揉趴在自己膝盖上的艾斯的脑袋。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菲尔接听,之后,挂掉,对安格尔说,“陈同死了。”

安格尔倒是难得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怎么死的?”

“可能是意外。”

“哦?”安格尔饶有兴致地趴在了椅背上,“说来听听。”

“他离开警局之后就去庆祝,喝多了几杯,就去捞鱼缸里的鱼,把鱼仍在地上看它活活干死……”

“变态么。”高明忍不住说。

“但经典的是他去柜台拿酒回来,不小心踩到了刚才那条鱼,一滑,直接摔向鱼缸,鱼缸玻璃被撞碎了,玻璃碎片正好切断了他的脖子,当场死亡。”菲尔说完,问安格尔,“这应该不是沈隽设计好的吧?”

“操作难度也未免太大了。”安格尔苦笑,“也许这世上真的有报应或者天意吧。”

“爱人的亡魂在作祟么?”高明低声道,“鱼儿帮美人鱼报了仇?”

菲尔看了看后视镜,就见安格尔一直在发呆,靠着车窗望着窗外的夜色,喃喃自语,“爱人的亡魂啊……”

医院就在前方不远,安格尔微微闭上眼睛,开始想一些之前从来没想过的事情。

医院病房区顶楼的一间私人病房内,一个老人放下手中的电话,长叹了一声。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

房中黑暗,只有透过窗户射进来的月光,可以让两人彼此看见。

房门口站着的,正是沈隽。

床上靠着的老头,是原本应该偏瘫的陈波凡。

“借刀杀人么?”沈隽靠在门边,看着床上健康但是脸色不怎么好的陈波凡。

陈波凡抬起头,看了看沈隽,道,“你是那姑娘的男朋友么?”

沈隽微微皱起了眉头,“你不记得她的名字了么?”

陈波凡无奈地笑了笑,“我只记得,曾经叫公司的一个文员到办公室拿点东西,没想到陈同会喝醉了对她不礼貌,她在反抗的过程中被那个逆子搓手杀了。我接到电话赶过去,陈同酒也醒了,另外几个孩子也在,于是我们一起处理了她的尸体。”

沈隽的脸色一点点阴森起来,“你们把她像垃圾一样丢在了野地里。”

陈波凡仰起脸,“陈同已经死了。”

沈隽皱眉,“你不用耍花招,他早晚会死。”

“呵呵。”陈波凡笑了起来,无奈,“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儿子呢?那么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点都不像我?陈祁那么像我,却不是我的种,这究竟是为什么?”

“就算不是你亲生的,也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你还不是照样下手毫不留情?”沈隽失笑,伸手扯了扯领带。

“不是我不留情。”陈波凡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我假装中风的时候,他们竟然一个都不救我!”

沈隽微微皱眉。

“他们几个看到我就快死了,竟然不救我,一直要等到我装死,才打电话叫救护车!”沈隽的情绪起伏显然略大,“忘恩负义的东……”

“那也是你自己教出来的。”沈隽提高嗓音打断了他的话,“最后来做过了解吧。”

“陈同杀死了你的女友,他已经死了,一命抵一命……”

“放屁!”沈隽一脚踹开了一旁的椅子,情绪激动了起来,“他算什么?他死了她能复活么?!”

“年轻人。”陈波凡稍稍压制了一下情绪,开口,“不如我们谈谈条件?你是个前途无量的人,我知道你很难过,但仇你也报了,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亿,有了这笔钱,以你的才能,不用多久就会成为人上人,怎么样?”

沈隽看着他,突然笑了,“那一个亿,留着给你陪葬吧。”

“既然谈判不成功,那就别怪我无情了。”说着,就见陈波凡从枕头下面,抽出了一支□□来,指着门口的沈隽,“年轻人,凡事要留有余地,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说完,陈波凡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而与此同时,沈隽被人从身后狠狠地拽了一把,一倾斜,躲过了那颗子弹,身后的医院玻璃窗却被击中,碎裂。

同时,什么东西被扔了进去……

“呼”一声。

陈波凡被一个迎面飞来的花盆砸中,仰天摔下了床,手里的枪也掉了。

他的枪是脱手飞出来的,沈隽刚刚站稳,突然上前两步,一把接住了枪。

此时,陈波凡躲在病床后边,沈隽拿着枪,站在房间正当中,而莫飞,也就是刚才救了沈隽,并用一小盆盆栽砸了陈波凡的人,则是站在门口。

沈隽走到了床后,一把拽起了被花盆砸的鼻青脸肿的陈波凡,用枪指着他,走。

“去……去哪儿啊?”陈波凡赶紧求救加上求饶,他一把年纪了,样子有些凄惨。

莫飞站在门口。

“让开!”沈隽虽然不知道莫飞是谁,但知道是这个人救了自己,隐约猜到,可能是警局的人。

莫飞盯着他看,并没有让路。

“让开!”沈隽并没有用枪威胁莫飞,样子似乎相当疲惫,“让我结束这一切!”

莫飞看了看身后,安格尔并没有来,现在只有他自己,要怎样劝眼前这个完全没有了生气的男人,放弃复仇呢?

这时,莫飞突然想到了一点,看着沈隽,问,“你想不想见她?”

沈隽微微一愣,良久,惨然摇头,“她已经死了。”

莫飞执拗地问,“你想不想见她?我可以让你看见他!活生生的就站在你面前。”

“你胡说!”

“我没有!”莫飞坚持,“去见她吧。”

“我会的,我会带着他所有仇人的命一起去见她!”沈隽说着,举枪指着前方抱着头正发抖的陈波凡,对莫飞道,“你让开,如果不让开,我就在这里解决了他。”

莫飞皱眉。

……

楼下,吴强等人刚才听到了枪声,都朝着大楼包抄过去,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也发现了一些异样,其他楼层的病房里都有灯亮起来。

安格尔站在楼下,望着顶楼漆黑的窗口发呆,与此同时,又一声枪响传来。

吴强等人快速冲进了医院。

菲尔皱眉站在车门外,“一切都结束了么?”

安格尔看了看夜空,微微摇了摇头,“一切都还没结束。”

“要怎样才能结束?”菲尔感慨,“有些仇恨除非生命结束,不然不可能释怀。”

安格尔仰脸看着星空,“也未必。”

“说起来。”奥斯趴在另一辆车的车顶上,不解地问安格尔,“为什么让莫飞单独面对他?”

九逸也不解,“你不去么?”

安格尔站在夜风里,脸上有很淡的笑容,“莫飞可以救他。”

“为什么莫飞可以救他?”众人都疑惑。

“应该说,这里只有莫飞能救他。”安格尔低低的说话声音,飘散在风里,“因为……”

喜欢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破云青行灯光暗之匣我又被人穿了我的鬼神郎君亲爱的弗洛伊德诡婳之说超感应假说示契请魅惑这个NPC蛊毒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丧病大学前夫高能我在冥界做阴商天命新娘天师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完本推荐: [综]跟我告白的人精分了!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女王全文阅读重生之弃后崛起全文阅读谁说我,不爱你全文阅读颜婳可期全文阅读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快穿之教你做人全文阅读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化妆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爱你是不悔的旅程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重生之证道娱乐圈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全文阅读星程攻略全文阅读我有颜他有钱全文阅读人不可貌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觅仙道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朕是红颜祸水我有一份进化食谱从绝地求生开始无敌穿去史前搞基建嫁入豪门77天后俗人系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诸天最强女主花娇再王朝吾家娇女绝代名师超品命师这个地球有点凶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大医凌然楚氏赘婿重生似水青春万道剑尊国民影帝太会撩婚后忽然得宠我绑定了神医系统神奇宝贝之神级招式系统神运仙王极品飞仙龙王大人是我夫大道朝天万族之劫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