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 雨中的泪眼石01 古堡的清晨

雨中的泪眼石01 古堡的清晨

午夜,古堡的钟声准时响了十二下。

莫飞坐在卧室的大床床沿,看着床上已经睡熟的安格尔。

安格尔睡觉还是那么老实,婴孩一样,侧卧,微微蜷着身子,一手放在脸侧的枕头上,露出白而细的手腕,腕骨在薄薄一层皮肤的包裹下,显得很精致。

莫飞专注地看着。

安格尔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过来,所以刚才洗好澡后,就套了莫飞的衬衫在身上,显得很宽松。

刚才他还好奇地看房间里的摆设,莫飞说去给他倒一杯热牛奶,让他睡前喝,可是等莫飞回来,安格尔已经睡着了。他应该很累了,今天做了很久的车,在古堡里转的时候又走了很多的路。

莫飞给安格尔盖好被子,自己就坐在床边,盯着床上的人看。

莫飞以前从来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是酒吧里男男女女追求的性?还是街上携家带口老夫老妻之间的相依为命?他都不觉得这些东西有多么吸引人,更不觉得感情有多牢靠。

在没碰到安格尔之前,莫飞觉得世间一切的感情都是假的,有时候他打工的酒吧里也会有因为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的人,他还见过因为分手自杀跳楼的人,他根本无法理解,每个人都是为自己在活着,为什么会为了另一个人要生要死?

直到他认识安格尔,他对感情有了一些新的领悟,甚至对人生也有了新的领悟。

莫飞看着床上安静的安格尔,轻轻躺下,伸手,从背后搂住他的腰,头埋在他颈间,闻着属于他的气息。这个精致得瓷偶一样的美人,有温度,有气息,柔软,活生生的存在于他的生命里。

莫飞时常想,所谓的爱情,就是无论你是拥有还是失去,你都会感谢上苍,让你的生命里出现了这样一个人,在爱这个人的同时,也开始喜欢爱着这个人的自己。

莫飞抱着终于回到他怀抱的安格尔,再一次庆幸,这一段时间的分离,让他更加明白自己对安格尔的爱,同时也更懂得珍惜。每一次的相聚都是如此的来之不易,这世上没有哪一种幸福是理所当然不劳而获的,一切都是有代价、要努力的!要厮守,就先要能够守护。

……

夜凉如水,莫秦拿着杯子靠在窗边,望着寂静的庄园。

烈酒在杯子里融化着冰块,良久,莫秦叹了口气。

罗伊帮他铺好床铺,“少爷,该睡了。”

莫秦将最后一点酒喝完,放下杯子,问,“今天安格尔的表现怎么样?”

“令人印象深刻。”罗伊将酒杯收好,酒瓶放回酒架上,“难怪莫飞少爷在那么短时间内变成了这么优秀的人。”

莫秦笑了一声,“优秀啊……莫飞受安格尔影响太大了。”

“安格尔先生有一股特别的吸引力。”罗伊收拾好了餐盘,笑道,“莫飞少爷在他身边的时候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呢,戾气都不见了。”

“你还笑?”莫秦无奈地看他。

“这也挺好啊。”罗伊拿着东西离开,“我感觉日后会非常精彩。”说玩出门,跟莫秦道了声晚安后,关门。

莫秦望了望天,揉眉心——精彩啊……希望不会演变成混乱。

……

一夜好梦的莫飞,在清晨醒来,自己竟然保持着搂着安格尔的姿势睡了一晚。

莫飞抬起头看了看安格尔,依然熟睡着。大概是昨晚睡得也不错,安格尔的唇色红润,微微张着,让整张脸显出几分稚气来。

莫飞笑了笑,凑过去,亲他面颊,动作极轻,很克制。

安格尔依然熟睡。

莫飞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担心。高兴的是,安格尔睡在他身边时如此放心,担心的是……这人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莫飞正自皱眉外加胡思乱想,就感觉安格尔动了动。

安格尔睡觉是不会动的,动了,就表示他要醒了。

莫飞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挂钟,才早晨五点四十,离他每天六点的起床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果然,安格尔的眼睫动了几下,缓缓睁开眼睛。

莫飞正双手撑着他耳侧的枕头,低头看着他。

安格尔张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莫飞的脸,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晶亮晶亮的。

“早,安格尔。”莫飞跟安格尔问好,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早饭想吃什么?”

安格尔笑了,仰着脸看莫飞,反问,“你呢?你想吃什么?”

“我……”莫飞看着安格尔,心说,想吃你行么?

安格尔见莫飞神情,坏笑,“想吃什么?”

莫飞伸手捏了捏他下巴,“这算邀请?”

安格尔愣了愣——若是以前,莫飞应该会很局促尴尬,现在脸皮变厚了!

莫飞见安格尔疑惑,就低头在他额头轻轻一吻,“安格尔,不要做危险的举动,我现在是安格尔极度缺乏期!”

安格尔不满,捏住莫飞的鼻子,“反了你!”

莫飞笑着压下去,捧着安格尔的脸,“是啊,反了!你咬我么?”

安格尔揪住莫飞面皮往两边拉,“我的莫飞很乖很听话的!”

莫飞笑着点头,“莫飞不止很乖很听话,还很暴力!”

“哦?”安格尔一挑眉,一手放在枕头上,一手轻轻拽衣领,“你要对我使用暴力?”

莫飞微微一愣,盯着安格尔拽着衣服领子的手,呼吸也略微有些不稳,他貌似真的低估了自己对安格尔的思念,以及腾升的欲念……

“呼。”莫飞长出一口气,搂住安格尔,“别闹了!一会儿真的忍不住了。”

安格尔却变本加厉,笑得越发坏,“忍什么?你是未成年么?”

莫飞盯着安格尔看了一会儿,有些惊喜,“安格尔,你也想……”

安格尔仰着脸露出好看的脖子,却是摇头,“现在不想。”

莫飞无辜地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双手拍了拍他的背,“等回画廊再说。”

莫飞不甘,“那不是要忍很久?忍多了对身体不好!”

安格尔伸展了一下身体,“那你要不要霸王硬上弓?”

莫飞无奈,良久,叹了口气,似乎忍耐成功了,趴在安格尔身上,“安格尔,你好坏。”

安格尔满意地沿着莫飞的肩胛往下摸,似乎是在用手测量肌肉厚度以及身形的变化,边点头,“对你躲着不出来的惩罚。”

莫飞抱紧他,“记仇。”

安格尔显然心情很好,伸手撩着莫飞的长发,“你也未必要征得我的同意。”

莫飞皱眉看安格尔,“你在诱导我使用暴力?我才不。”

安格尔很纳闷,“那样说不定很有情趣。”

莫飞叹了口气,翻身躺到他身边,“万一你生气不理我了怎么办?”

安格尔翻身,坐到了莫飞的身上,双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长发,脸上的笑容,表示他对莫飞的回答很满意。

安格尔低头,“这是给你的奖励……”

话没说完,莫飞仰起脸,吻上了安格尔的唇角,从那滚烫的温度来判断,安格尔也有些心疼——憋坏了吧?

正这时,大门突然被推开了,莫笑揉着惺忪的睡眼探头进来,“莫飞,起床了没?莫秦说早上有客人来……”

莫笑话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张大了嘴看着眼前的场景。

安格尔和莫飞被打断了,都转过脸看门口。

莫笑盯着床上的两人看着,突然一捧脸,转身尖叫着跑了,“呀!好色好H!”

莫飞尴尬,莫笑还没成年呢,虽然平时嘴上讨便宜,但正儿八经的还是没见过,估计受刺激了,平时莫秦对他的管教还是很严格的。

安格尔则是眯着眼睛问莫飞,“他进你房间不用敲门的么?”

莫飞哭笑不得,“他是我弟弟。”

安格尔不满,“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莫飞无语,一翻身搂住安格尔,“还是要奖励吧……”

话没说完,就听到大门口传来“嘭”一声踹门声。

莫飞和安格尔仰起脸,就见莫秦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你俩在干吗?!”

莫飞叹气,看来果然这里不是地方,要不然还是回画廊去吧。

安格尔倒是笑了,托着下巴看着门口,回答莫秦“在交流感情。”

莫秦脸色更黑了几分,“莫飞,你给我好好念书,禁止纵欲!”

莫飞觉得自己真亏,能纵欲就好了,安格尔就赏了他一个早安吻,还被各种打断,再下去不是要纵欲是要禁欲了。

安格尔瞧着门口一派大家长作风的莫秦,不满地问莫飞,“他为什么也不敲门就进你房间?”

“我是他叔叔!”没等莫飞说话,莫秦就吼,“莫飞,你每天的晨练呢?”

莫飞看了看钟,“还有五分钟。”

莫秦严肃,“不要荒废你的学业!”说完,关上门走了。

安格尔瞧着紧闭的大门,双眉微微地扬了扬,决定今天白天的主要活动就用来整莫秦吧。

“安格尔。”莫飞在安格尔额头上亲了一下,“我先去晨练,你再睡一会儿。”

安格尔好奇,“你晨练什么?跑步么?”

“是骑马和一些格斗训练,最后才是跑步。”莫飞下床,迅速穿衣服,随后匆匆洗了把脸,在安格尔面颊上一吻,几乎是挨到了最后一秒,才恋恋不舍地冲出了门。

安格尔从大床上下来,到窗边站着看。

很快,就见莫飞跑了出去,冲向马场,修德已经在马场等着了。还指着莫飞笑,“呀呀!莫飞你竟然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会翘课。”

莫飞翻身上马,骑着安妮在马场内驰骋,注意力很集中,修德似乎在教他一些技巧,在安格尔看来,跨越障碍物之类的还挺危险的。

“这个年代还要练马?”安格尔托着下巴看着,“难道是为了练身体的协调性?”

莫飞大概练了半个小时就下马,别过修德,去了不远处的一幢小楼。

那里是练体力的地方么?

安格尔有些好奇,转身,去打开了衣柜。翻了翻莫飞的衣服,找了一条黑色的修身长裤出来。

穿上,安格尔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长出来一些的裤腿,心不甘情不愿地卷起来,穿上鞋,推门出去了。

艾斯跟在他身边,随着安格尔一起去看莫飞训练。

沿着长长的走廊走着,安格尔想找到楼梯,但是转了几个弯后,感觉自己好像迷路了。

安格尔站在一条貌似两头都堵的走廊上前后望,最后低头看艾斯,“你竟然迷路了!”

艾斯一脸无辜地仰着脸看安格尔。

安格尔莫名想到了今早莫飞看着自己的眼神,伸手拍了拍艾斯的脑袋。觉得可能是方向弄错了,于是返回去,顺着走廊一直走,依旧没找到楼梯。

安格尔无奈,眼前依然是死胡同,前方一扇大门。索性伸手去推了那扇大门一下……出乎意料,大门敞开了。

门内非常敞亮,是个四周都是落地玻璃窗的空旷房间,窗帘打开了,清晨的阳光晒进来,显得生气盎然。

安格尔往室内看了一眼,被放在房间正中的一架大钢琴吸引了。白色的钢琴,显得很华贵。

安格尔走了过去,坐在琴边,试了试琴音,发现声音很准,看来是经常有人在使用。

于是,反正也迷路了的安格尔,就索性弹起乐琴来。

艾斯趴在钢琴边,轻轻地晃动着尾巴,看着窗户外透进来的晨光。

于是,古堡中早起的众人,都听到了动人的琴声。

“谁在弹琴?”正吃早饭的莫笑好奇,“康妮还没回来呢。”

斯达夫喝了一口咖啡,赞赏,“这琴艺比康妮可是好太多了。”

“可能是安格尔把。”莫秦走过来坐下,接过罗伊送上来的早餐,“安格尔貌似琴艺不错。”

“这已经不是一句不错来形容的了。”霍威尔看斯达夫,“貌似他比你更适合做莫飞的音乐老师。”

斯达夫冷眼看他,“你昨天差点丢掉性命,还没学乖么?”

霍威尔呵呵一笑,“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应该叫劫后余生,重新做人吧。”莫秦放下杯子,“你以后也适当收敛点。”

霍威尔看一旁,倒是老实了,斯达夫闷笑。

这时,罗伊走进来,低声跟莫秦说,“到了。”

莫秦点点头,“请他进来。”

霍威尔他们知道有客人来了,就也纷纷离去。

莫笑啃着个三明治,问莫秦,“谁那么早?”

“方启。”莫秦回答。

“他来干嘛?”莫笑不解。

“正好安格尔在这里,他的那个未解之谜,也许安格尔能帮他解开。”莫秦喝了口茶,“就怕安格尔不赏脸。”

“哦……”莫笑点了点头,“他老婆失踪的案子啊。”

莫笑将三明治塞进嘴里,坐到莫秦身边小声说,“你真的相信方启的老婆是失踪啊?”

莫秦斜着眼睛看他,“你想说什么?”

“你没听过传言么?”莫笑问,“听说是方启杀了他老婆,因为那女的出轨。”

莫秦干笑了一声,“方启出轨才对吧。”

莫笑搔了搔脸,“这倒是,就他那谁都想招惹一下的性格……”

“莫秦叔叔!”

莫笑的话没说完,外边跑进来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圆滚滚的脸蛋,胖乎乎的,穿着一条白色的公主裙。

“唷!”莫笑先蹲下,“茜茜。”

“莫笑哥哥!”那个小姑娘冲过去,飞扑莫笑,“莫飞哥哥呢?!”

莫笑摸了摸她头,“莫飞在晨练,一会儿就来吃早饭了。”

“你爸爸呢?”莫秦看着空空的门口。

被叫做“茜茜”的小姑娘说,“爸爸说,能弹出这么好听的琴的,一定是美人喔,他先去看……”

她的话没说完,莫笑和莫秦倒抽了一口冷气。

捧着茶点出来的罗伊也惊了一跳,赶紧放下餐盘,冲上楼。

而此时,琴声已经停了。

安格尔看着突然坐到自己身边的陌生人,有些不解——这谁啊?各种不顺眼。

来的是个一身黑西装的男子,目测大概三十来岁,很高大,长的么……安格尔觉得他那两撇小胡子有些不顺眼。

“哦……莫秦在家里藏了好东西啊,难怪他都不结婚。”那人说着,凑到离安格尔很近的地方,低头看安格尔的眼睛,“啧啧,近看真是艺术品,皮肤真好,美人怎么称呼?”

安格尔看着凑到眼前的脸,微微挑起了眉稍。

那人笑得特别轻浮, “我叫方启,幸会啊美人。”

安格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艾斯。”

“哦?”方启眨了眨眼,“叫艾斯?”

安格尔依然面无表情,接着不紧不慢地说,“咬他。”

话说完,方启一愣,同时,身后一只硕大的哈士奇就咆哮着扑了上来。

“哎呀!”

罗伊和莫秦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安格尔依旧坐在钢琴边,艾斯正趴在方启身上要咬他,方启拼命托住艾斯的脸,挣扎,“为什么古堡里养了这么凶残的动物?!”

艾斯呲牙咧嘴对他不客气。

安格尔冷眼看着。

罗伊尴尬地站在一旁,想叫艾斯停下,但是艾斯明显不会听他的,然后方启还在垂死挣扎。

莫秦扶额。

“安格尔。”罗伊只好跟安格尔商量,“一场误会,他是莫秦少爷的客人。”

安格尔点点头,“难怪一样面目可憎。”

莫秦叹气,觉得“少爷的客人”几个字好丢脸。

“算了艾斯。”安格尔站起来,艾斯也停下了,放开了挣扎的方启。

“莫飞大概练好了。”安格尔对艾斯一勾手指,“我们去吃早饭。”随后,一脚从方启的脸上踩过。”

“唔!”方启闷哼一声,脸上一个鞋印。

安格尔和艾斯出门,经过莫秦身边,安格尔还顺便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方启揉着脸,“他就是安格尔?”

莫秦望天,看来安格尔会帮方启的可能性又低了。

罗伊蹲下去扶方启。

“他就是莫飞的那位……”方启张大了嘴问。

罗伊点了点头,“安格尔先生是莫飞很重要的人,你千万不要对他不礼貌。”

可是方启貌似什么都没听到,只是一脸艳羡,“哎呀,莫飞好幸福!真是个超级有性格的大美人啊!”

莫秦无奈,转身出去了,考虑还是直接赶他走算了……

莫飞几乎是神速地跑完了步冲向古堡的客厅,给他掐表的修德在身后一个劲感慨,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么?莫飞各方面体力都是巅峰状态啊!

莫飞冲进客厅,就见安格尔正从楼上下来,抬头看到他,一笑,“跑完啦……”

话没说完,踩了个空。

“啊!”莫笑一惊,跟在身后的罗伊和莫秦也一惊,小方茜一捂脸。

不过安格尔并没有顺理成章从楼上滚下去,莫飞几乎是从沙发上飞了过去,扑上楼梯,一把将人接住。

这动作,看得众人都张大了嘴。

莫飞抱住安格尔,长出一口气,“有没有摔到?”

安格尔趴在莫飞胸口,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情看来已经阴转晴了。

莫飞扶他起来,拉着他的手下楼。

莫秦尴尬——莫飞刚才真的貌似是飞过来的。

罗伊欣赏地点头,“莫飞少爷的体能和爆发力真是没有极限。”边说,边乐呵呵去楼下给两人准备早饭了。

方启小声问莫秦,“安格尔会不会接受别人约会?”

莫秦无语白了他一眼,“就是你这种态度别人才会说你杀了斯蒂芬妮。”

方启望天。

“你一会儿收敛点。”莫秦警告他,“小心莫飞杀了你。”说完下楼。

喜欢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光暗之匣天师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我的鬼神郎君我又被人穿了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丧病大学青行灯前夫高能超感应假说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破云蛊毒我在冥界做阴商死亡万花筒请魅惑这个NPC亲爱的弗洛伊德诡婳之说天命新娘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示契
完本推荐: 兰翔修仙技术学院全文阅读[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全文阅读重生之小师妹快到碗里来全文阅读红楼之公主画风不对全文阅读巨星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狂野生长全文阅读一篇男主是谢衣的甜文全文阅读逸然随风全文阅读谭少很忙[娱乐圈]全文阅读八宝妆全文阅读[综]主人有难全文阅读邪兵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星程攻略全文阅读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全文阅读[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全文阅读清和月下觞全文阅读元配全文阅读药结同心全文阅读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1983开始寒门状元神魔之玥上为尊卦妃天下从绝地求生开始无敌霸总他又被离婚了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这题超纲了金粉旱魃神探三寸人间天道宠儿开黑店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万族之劫美食供应商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佛系少女不修仙替天行盗北宋大丈夫这个地球有点凶我饲养百万女妖天降我才必有用九天重生似水青春鲛人泪之画地为牢至尊特工掌欢超品命师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