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秒秒的咖啡店 >> 五指扇红

魏时迁今天才知道, 原来人类和妖精之间真的有代沟。不过这关乎男人的尊严问题,魏时迁觉得, 就算代沟宽似银河, 也必须要填上!一定要让钟秒秒知道,他的体力到底有多好。

车子飞驰电掣就开回了别墅, 魏时迁快速打开驾驶室的车门走下去,不等钟秒秒自己下车,已经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钟秒秒奇怪的看着魏时迁, 说:“魏先生你……”

话没说完,魏时迁已经双手一抄,轻而易举的将钟秒秒给公主抱了出来。

别看钟秒秒力大无穷的模样, 时常能吓坏个把人, 但她身材娇小,看起来有点瘦瘦的, 魏时迁一米九几的身高, 将她抱起来简直小菜一碟。

魏时迁单边嘴角一扯,笑的那叫一个邪魅狂狷:“一会儿让你哭出来。”

“哎呀, ”钟秒秒不明所以, 赶紧抱住怀里的口袋, 说:“小心一点, 招牌菜很贵的,都要洒了。”

魏时迁:“……”都怪那该死的招牌菜!

魏时迁已经拿定主意, 今天一定要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精面前, 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

钟秒秒被抱进了别墅去, 魏时迁也不将她放下来,进了玄关直接低头吻上了钟秒秒的嘴唇。

钟秒秒怀里还抱着壮阳补肾的深夜食堂招牌菜,也不敢乱动,生怕洒了会弄两个人浑身都是绿色的汤汁。

钟秒秒被亲的有点头晕目眩,推了推魏时迁的肩膀,气喘吁吁的说:“魏先生,怀先生和和弦还在呢。”

虽然钟秒秒很喜欢和魏时迁接吻,但是这种私密的事情,被人看到了恐怕不太好。

魏时迁嗓音沙哑,说:“放心,刚才怀璟过来,我已经让他带着和弦离开了。”

“嗬!”

魏时迁正说着,突然倒抽一口冷气。

玄关的灯光有些昏暗,鞋柜后面一双锃亮发光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瞬间吓得魏时迁一身冷汗,感觉恐怖电影里的镜头都没这吓人。

“和弦?!”

钟秒秒侧头一看,差点也给吓一跳。不过她再定眼一瞧,鞋柜后面的身影,不是和弦还能是谁?

“魏先生快放我下去。”钟秒秒连忙拍了拍魏时迁的肩膀。

“她怎么会在这里?”魏时迁刚说过怀璟与和弦已经离开了,这话还没落地,简直分分钟打脸。

钟秒秒绕到鞋柜后面,果然看到和弦蹲在那里,一副害怕的模样,根本不敢出来。

钟秒秒有些担心,生怕大声一点会吓坏和弦,轻声问:“和弦?你在那里做什么?先出来好不好?”

钟秒秒伸出手去,或许是她的长相一点攻击力也没有,所以和弦虽然已经不记得钟秒秒,却对她并不抵触。

和弦也缓慢的冲着钟秒秒伸出手来。

就在这个时候……

“和弦!和弦!”

楼上传来了焦急的呼唤声,是怀璟的声音无疑。

魏时迁突然头疼不已,原来和弦和怀璟都没有离开,真是一群猪队友,专门坏人好事。

怀璟呼唤着,就从二楼跑了下来,一路跑一路说:“太好了,老魏!大嫂!你们可回来了!和弦不见了!我怎么都找不到她!”

“和弦不见了?”钟秒秒眼看着缩在角落的和弦,和弦这不是在这里吗?

钟秒秒指了指鞋柜后面,怀璟顿时松了口气,说:“和弦,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快急死我了,来来,快出来,后面土大。”

怀璟挤过来,伸手要去扶和弦出来,只是他才一伸手,和弦就张开嘴巴要去咬怀璟的手。

好在怀璟缩手缩的快,否则这一下怕是真的要咬中。

钟秒秒惊呼一声,说:“和弦,你怎么咬怀先生啊?”

和弦突然失忆,不记得钟秒秒也不记得怀璟,在深夜食堂被发现带回了别墅来。

刚才钟秒秒和花一梦返回深夜食堂,魏时迁等着怀璟过来将和弦带走,等了半天心急如焚。

后来怀璟终于来了,魏时迁迫不及待,让怀璟给他锁门,自己就先开车离开。按理来说怀璟的确是想将和弦带走的,但是中间出了点小意外,直到现在,两个人还没走成。

魏时迁伸手压了压自己的额角:“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整天下来,魏时迁感觉自己真是疲惫不堪。

怀璟见和弦很怕自己的样子,赶忙怪叔叔一般,满面微笑:“来和弦,乖,过来,给你好吃的,行不行?乖。”

和弦见到怀璟,立刻摇头如拨楞鼓,怎么都不肯出去。

“怀先生……”钟秒秒觉得奇怪,就多打量了和弦与怀璟几眼,这一看……

钟秒秒指着怀璟的脸问:“你的脸怎么了……”

怀璟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左脸颊上一片五指扇红,一看就是被人扇了个大嘴巴。

魏时迁也才注意,目光从怀璟身上,挪到了和弦身上。怀璟脸上的五指扇红尺寸不大,看起来有点像和弦的巴掌。

魏时迁头疼不已,说:“怀璟,你刚才干了什么?”

怀璟有些不好意思说,尴尬的笑了两声,说:“也没做什么……就,就见到和弦太高兴了,所以就……”

和弦失踪了那么长时间,怀璟担心的厉害,突然失而复得,心中自然欣喜若狂。所以他见到和弦,二话没说,直接冲上去抱住和弦,就来了个深吻。

钟秒秒:“……”

魏时迁:“……”

怪不得……

魏时迁感觉头疼的已经要炸裂,他都已经打电话跟怀璟说的清清楚楚,和弦暂时什么也不记得了,怀璟还一见面就吻和弦,这不是跟登徒浪子没什么分别?被打了个嘴巴,真是再正常不过。

和弦吓坏了,当时被怀璟抱在怀中吻了好长时间,根本挣扎不开。等怀璟放开和弦的时候,和弦狠狠给了他一个大嘴巴,然后跑了。

怀璟被打的直发懵,等他缓过劲儿来的时候,和弦已经跑了个没影,他赶紧在别墅里四下寻找,一直找了好几个小时。

要不是钟秒秒和魏时迁发现和弦藏在鞋柜后面,恐怕怀璟真是要无头苍蝇一般找一夜。

因为怀璟突然的吻,和弦看起来怕极了他。

钟秒秒一瞧,干脆指挥着魏时迁,说:“魏先生,你先把怀先生带走,不要吓坏了和弦。”

魏时迁也没办法,点点头说:“你先带和弦去楼上休息。”

“嗯。”钟秒秒点头。

钟秒秒将和弦带到楼上,怀璟依依不舍的样子,想要追上去。

魏时迁将人拦住,说:“都跟你说和弦突然失忆,你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我刚才是太高兴了,一时没忍住。”怀璟不好意思的干笑。

“算了,现在时间太晚了,你也别走了,楼上随便找个客房休息,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说。”魏时迁说。

“好。”怀璟老实的点头,然后指着鞋柜上摆着的口袋,问:“这是什么,带回来的夜宵吗?”

口袋上印着深夜食堂的字样,一看就是餐厅,里面应该是夜宵之类的东西。

怀璟忙了一晚上,真是又累又饿,说:“难道是专门给我带的?这也太好了吧?快给我尝一尝。”

魏时迁立刻将口袋一提,转身离开,往楼上去,说:“你吃了,我怕你更忍不住。”

“老魏你说什么?”怀璟听得晕晕乎乎,完全没明白魏时迁是什么意思。

魏时迁也已经很累,懒得与他解释,拿着东西上了楼去。

钟秒秒将和弦安排在了一个空房间里,等和弦休息睡着,这才从房间出来。

她一出来,就看到了魏时迁。

魏时迁还没换衣服,穿着整齐的西装,抱臂靠在房门外面。

“魏先生,你怎么在这里?”钟秒秒惊讶的看着他。

魏时迁对她勾勾手指,说:“等你一起回房间。”

和弦休息了,钟秒秒跟着魏时迁进了主卧,说:“幸好和弦不怕我,怀先生真是不靠谱。”

魏时迁想起怀璟脸上的五指扇红忍不住笑了笑,幸好失忆的是和弦,和弦的武力值微弱,若是换了钟秒秒失忆,自己突然吻上去,怕是钟秒秒会把自己一口牙都给打成粉末状。

魏时迁这么一脑补,顿时浑身一个寒颤。

“怎么了魏先生?”钟秒秒问。

“没什么,你累了吧,马上都要天亮了,早点休息。”魏时迁说。

钟秒秒的确有点累了,说:“对了,我刚才忘了把时间给怀先生。”

钟秒秒是没有多余时间的,花一梦分了一点时间给怀璟。十足大方的一口气给了五年,算到怀璟头上,也就是五天时间。

虽然五天的确有点短,但在现在也是救命的时间,可解燃眉之急。

魏时迁说:“天亮了再去也不迟。”

“嗯。”钟秒秒点头,又说:“明天中午,我还要再去找谢先生一趟。”

“谢罗川?”魏时迁立刻皱了皱眉头。

谢罗川和谢向年的事情,魏时迁还不太清楚,只知道和弦的失踪与谢罗川有些关系,神神秘秘。

谢罗川这个人,魏时迁做生意的时候是接触过的,并不是什么单纯的人物,标准的商人,并不好惹,一旦招惹很容易吃亏。

魏时迁不放心的说:“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钟秒秒说:“魏先生这么累,明日好好休息吧,我一个人去就可以。再者说了……谢罗川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人。”

钟秒秒觉得,谢罗川这个人应该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并不像什么坏人,跟他接触应该没什么问题。

魏时迁一听,顿时胃里一股酸涩之感,说:“秒秒对于谢罗川的评价,好像很高?”

谢罗川也是名声响当当的人物,年轻有为,有钱有势,单身还长得帅。魏时迁立刻将谢罗川和自己做了个对比,感觉谢罗川再完美,也还是每一项都被自己压了一个等级的,完全没法和自己对比。

虽然如此……

但魏时迁心里还是酸的厉害。

钟秒秒没听出魏时迁语气中的醋意,认真的想了想,好像是这样没错。

魏时迁对于钟秒秒的坦然,真是又爱又恨的头疼不已。

魏时迁一脸严肃,说:“秒秒,在男朋友面前,夸别的男人优秀,是很容易出危险的,你知道吗?”

钟秒秒诚实的摇了摇头,这才缓过劲儿来,忍不住笑着问:“魏先生,你难道吃醋了吗?”

“你说呢?”魏时迁挑了挑眉。

钟秒秒主动凑过来,勾住他的肩膀,仰着头送上一个吻,说:“魏先生吃醋的样子,有点好看。”

“什么叫有点好看?”魏时迁不满意的说:“只是有点?”

钟秒秒立刻换了台词,说:“魏先生吃醋的样子好帅啊。”

魏时迁刚才还胃里醋意翻滚,不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按捺不住的嘴角上翘。

魏时迁说:“快睡吧,明天我陪你去。”

魏时迁坚持要跟着钟秒秒一起去谢见罗川,第二天上午11点出门,就往谢罗川的私人别墅而去。

一大早上,钟秒秒已经将花一梦的五年时间交给怀璟,千叮咛万嘱咐,让怀璟控制好自己,别再一禽兽对和弦做些什么,把人给吓得没影。

怀璟发誓诅咒,保证了半天,钟秒秒和魏时迁才放心离开,开车去了谢罗川的别墅。

谢罗川的别墅里没有多余的陌生人,住的只有他和谢向年两个人。

为了保证谢向年的安全,又不被别人发现,所以谢罗川这栋别墅里一个佣人都没有。平日里的打扫清洁工作,也都是谢罗川亲自动手,一日三餐一半时间从外面带回来,一半时间是自己做的。

魏时迁也从没来过谢罗川的这栋别墅,一路开车摸索着过来,浪费了不少时间。

快到的时候,钟秒秒本来想要给谢罗川打个电话,告诉谢罗川他们来了。不过这边郊区实在是太偏僻了,竟然没有信号。

钟秒秒举着手机半天,说:“电话打不通,是不是就在前面?我们只好直接过去了。”

荒郊野外光秃秃的,但是前面的确有一片别墅群,看样子也没什么人气儿,恐怕只有谢罗川会选这样的住址。

魏时迁将车子开过去停好,钟秒秒和他一起下了车,走上台阶去按门铃。

“叮咚——”

“叮咚——”

门铃只是响了两声,很快里面就有了动静。连门镜都没有亮起来,里面的人已经将大门打开。

“咔哒”一声,还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说你出门买菜怎么都不带钥匙……”

男人一边开门一边抱怨,大门完全打开,男人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钟秒秒和魏时迁是没有真正见过谢向年的,只是听谢罗川一直在说他的哥哥。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到谢向年。

谢向年和谢罗川不愧是双胞胎,长得的确非常非常相似,只是谢向年的鼻梁没有谢罗川那么高,五官存在着微不可见的细微差别,显得平易近人一些,没有那么高冷。

这一霎那,开门的谢向年才发现,按门铃的并不是谢罗川。

恰巧了,按门铃的也并不是什么陌生人,谢向年之前就见过钟秒秒和魏时迁,在咖啡厅里的时候。

“嗬!”

谢向年倒抽一口冷气,想要关门已经来不及。

钟秒秒眼疾手快,一把推住大门,说:“谢向年先生吗?别紧张别紧张,我们是来找你弟弟谢罗川的,准确说是你弟弟让我们过来的,我们没有恶意。”

魏时迁打量了谢向年几眼,他之前的确听说过谢家兄弟的事情,不过后来,也和大家一样,以为谢向年早就死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活着。

自从遇到钟秒秒之后,魏时迁真的见识到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哥!”

幸好这个时候,去买菜的谢罗川也回来了,远远的看到大门口的场景,急匆匆跑了过来。

谢罗川将手上的东西扔在一边,连忙说:“哥,别紧张,他们是我的客人。”

“你……”谢向年已经冷静了许多,不过仍然死死皱着眉头,说:“你把他们带回家干什么?”

“你放心吧,不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谢罗川开玩笑说。

谢向年瞪了他一眼,说:“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进去吧哥,我们进去说话。”谢罗川说。

谢罗川请钟秒秒和魏时迁进了别墅,关上门,先去厨房把买回来的菜整理了一下。

钟秒秒有点好奇的追着谢罗川看了几眼,没想到除了魏时迁之外,谢罗川也是个会做饭的男人,瞧上去像模像样的,在家中的时候,完全和外面的高冷模样不太一样。

魏时迁咳嗽一声,抱臂说:“秒秒,看什么呢?”

钟秒秒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脸颊上的小酒窝都笑出来了。

钟秒秒凑过去,低声对魏时迁说:“我觉得谢先生厨房里的那件小围裙看起来不错,我也想给魏先生买一条!”

魏时迁顺着钟秒秒的目光看过去,顿时眼皮狂跳不止。

围裙估计是买什么厨房用品送的,应该是随机的,居然是粉红色的,还带着蕾丝花边。

这也太少女了……

魏时迁说:“这样的东西,当然和秒秒更配一些。”

“可是我不会做饭。”钟秒秒理直气壮的说:“魏先生做饭魏先生穿。”

谢罗川去厨房放东西,谢向年不想和钟秒秒与魏时迁独处,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我去给两位沏茶。”

他说着站起来,也挤进了厨房。

“哥你怎么进来了?”谢罗川忙着手里的东西问。

谢向年很不自在的说:“沏茶。”

谢罗川说:“放心吧,我已经和他们解释过了,他们已经相信不是你对那位女士不利。”

“真的假的?”谢向年说:“只是解释他们就信了?这样天方夜谭的事情。”

“放心好了。”谢罗川说:“你别担心,他们就是来吃个便饭的。”

谢向年眯着眼睛瞧他,说:“说谎,你找他们来是干什么的,什么吃个便饭,你的谎话也太不走心了,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真的没什么。”谢罗川看起来不想说。

他找钟秒秒来,自然是来给谢向年“治病”的,谢向年总是动不动就晕倒,这让谢罗川很担心,生怕之后再出什么大事情。

不过这件事情,谢罗川不敢跟谢向年细说。之前谢罗川也和谢向年提过给他治病的问题,可这不是普通的病,也不是说治就能治的。

谢罗川多方托人打探,才听说了深夜食堂。不过深夜食堂里都是妖魔鬼怪,普通人进去非常危险。

谢罗川并不是第一次提出委托,曾经有人联系谢罗川,说是可以帮忙,但是希望谢罗川提供一个肾。

那个电话碰巧打进了别墅里,是谢向年接的,电话里的人仿佛一个神经病,说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新鲜的内脏,已经快要馋死了,只要谢罗川可以提供一个肾给他吃,就可以给他想想办法。

自从那次之后,谢向年就明令禁止谢罗川,再也不准去深夜食堂那种地方,说自己好得很,完全不需要治病。

只是突然晕倒,然后看到一些奇怪的画面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然而谢罗川觉得突然晕倒实在很危险,曾经谢罗川去上班,谢向年一个人在家里,做着饭突然就晕倒,别墅失火浓烟密布,差点把谢罗川吓得心脏骤停。

这种危险的例子简直数不胜数,每次谢向年晕倒的都很突然,有的时候走着走着路,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免不了头破血流。

谢罗川觉得,这事情不能耽搁,最主要还是想办法治疗一下,这才会又背着谢向年去了深夜食堂,遇到了钟秒秒。

谢罗川一脸不在意的说:“是真的,不然还能是什么?你看钟小姐和魏先生关系这么好,哥你总不会以为我要插足当第三者吧?”

谢向年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知道谢罗川是顾左右而言他,又跟自己这里胡搅蛮缠。

谢向年脸色有点不好看,说:“外面那位钟小姐,难道……”

谢向年对魏时迁是如雷贯耳的,钟秒秒倒是以前没怎么听说,看起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女孩,但是仔细一瞧,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哥,别瞎担心。”谢罗川说。

“她不是人类吧?”谢向年脸色越来越难看:“你是不是又去了那个地方?我说你昨天晚上怎么不在,跟我说去加班应酬,但是回来的时候身上一点酒气也没有。”

“哥……”

谢罗川还想瞒一瞒,来个打死也不承认神秘的,但是他话没说完,立刻惊呼一声抢了过来。

“哥?!”

谢向年有点不对劲儿,看起来突然昏昏沉沉的,身体一歪,竟然就冲着料理台倒了下去。

谢罗川冲上去扶住他,谢向年已经双眼闭着,一点知觉也没有。

“哥!哥!”谢罗川有些着急。

这种事情,虽然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但仍然止不住的焦急,谢向年突然又昏了过去,毫无先兆。

“发生什么事情了?”

钟秒秒和魏时迁从外面跑了进来。

厨房里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他们一进来,就看到昏迷的谢向年。

谢罗川说:“我哥又晕过去了,每次都是这样,说着说着话,做着做着事情,好端端就昏过去了。”

“先抱出去。”钟秒秒说:“别磕了碰了。”

厨房比较危险,谢向年被带到了外面,暂时放在宽大的沙发上,让他好好的躺下来。

谢向年昏过去,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憔悴,脸无血色嘴唇惨白,呼吸还异常微弱,看上去仿佛下一刻就要咽气。

谢罗川第一次见谢向年昏倒的时候,还以为他要不行了。

钟秒秒给谢向年检查了一下,说:“时间还在正常减少,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应该只是昏过去了。”

谢罗川很着急,说:“有什么办法吗?每次都这样,这样也太危险了。”

钟秒秒皱了皱眉头,说:“你之前说过,那个四叶草幻化成的女孩,给了你两颗种子?”

“是。”谢罗川听她突然问起,还是点了点头:“是两个种子,我给我哥吃了一颗。”

“剩下的那一颗呢?我想瞧一瞧。”钟秒秒说。

谢向年总是突然晕倒,晕倒的时候还会看到各种奇怪的东西,如果钟秒秒猜的不错,八/九不离十,应该是和四叶草的种子有关系。

钟秒秒说:“可能是,你哥哥和四叶草的种子融合的不太完美,所以才会有忽然晕倒的问题。不过说到底,我也不能肯定,你把种子先拿给我瞧瞧到底是什么样子再说。”

“我现在就去。”谢罗川说。

谢罗川快速的跑上楼,很快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很小的盒子,有点像是装着钻戒的小盒子,四边密闭,看起来非常精致。

谢罗川将盒子交给钟秒秒,说:“就在这里面,四叶草的种子,还剩下一颗。”

一共两颗种子,谢罗川只用了一个,剩下一个也不知道该干什么用,就一直储存在小盒子里面。

钟秒秒接过盒子,轻轻的打开。

“咔哒”一声,

盒子开启,里面果然有一颗四叶草的种子,黄绿色,很小很小,与精美的小盒子比起来,简直不足一提,如果陌生人打开这个盒子,怕是会觉得盒子里根本什么也没装。

魏时迁也是头一次见到四叶草的种子,看起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真的是四叶草的种子……”

钟秒秒倒是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这颗种子。

这颗种子就仿佛是之前猫妖的心脏一般,有着非常非常特别的能力。

尤其钟秒秒一瞧这枚种子,就知道去世的四叶草,绝对是道行修为极高的,可比宋洛遇见的那只猫妖可厉害太多。

钟秒秒感叹说:“怪不得只凭一枚种子,就能让谢向年先生复活。”

这种子简直是世上难得一见的宝贝,别人想要都求不来,而谢罗川一口气就得到了两颗。

也是因为谢罗川的好心,他才能将他的哥哥救活。

谢罗川问:“问题出在种子上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才能让我哥不再出现突然昏倒的问题。”

问题肯定是和种子有关系,钟秒秒有些迟疑,说:“我要再仔细瞧瞧。”

虽然说是瞧,不过钟秒秒手指动了动,缓慢的伸出,似乎是要去触碰盒子里的种子。

“啪”的一声,魏时迁握住了钟秒秒伸出的手。

魏时迁皱眉说:“这种子看起来不一般。”

魏时迁的潜台词是怕钟秒秒碰了会出现意外。

钟秒秒说:“放心吧,魏先生,应该没什么问题。”

钟秒秒需要感知种子才能获得更多信息,只是看着,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钟秒秒再次伸出手来,指尖在四叶草黄绿色的种子上一点。

“嘶——”

刺痛的感觉,钟秒秒微不可闻的闷哼了一声。

随即她并没有感觉头晕目眩,却眼前一花,面前的魏时迁和谢罗川瞬间消失不见,四周的景物都尽数更换。

“秒秒!”

魏时迁呼唤了一声。

钟秒秒在触碰到种子的一刹那,仿佛过电,呆呆的怔愣了两秒钟左右的时间。

魏时迁吓了一跳,赶忙握住钟秒秒的手。

钟秒秒只是怔愣了两秒钟左右,很快苏醒过来,说:“魏先生我没事。”

“刚才是怎么了?”魏时迁问。

钟秒秒一瞬间仿佛身在异世,四周改变了环境,在魏时迁看来,这期间不足两秒钟时间。

可在钟秒秒看来,方才那两秒钟,她却经历了很长很长一段往事。

她在幻境中,看到了一个小男孩……

钟秒秒不确定的说:“魏先生,你还记得你之前打听到的那个小男孩吧?”

没头没尾的提起,魏时迁想了一下,点头说:“记得。”

关于四叶草的实验室,魏时迁让人去打听,只打听到了一个关于小男孩的故事,故事中就有一个四叶草成精的女孩。

钟秒秒缓慢的说:“我好像刚才看到了那个故事的后续……”

小男孩从小被欺负,父母也不关心他,只有四叶草化的女孩关心他。后来小男孩长大了,他娶了四叶草为妻,生活一直非常的幸福。

直到……

小男孩变成了成熟的男人,又变成了垂暮之年的老人。

四叶草仍然年轻貌美,两个人相差的越来越大,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般配。

老人很痛苦,他不想要离开这个世界,不想要面对死亡,更不想让四叶草面对一个苍老没用的自己。

所以有一日,老人与四叶草说,他要改变这一切。

四叶草的实验室,就这么悄然成立。

老人这一辈子,积攒了很多很多的财富,有数不尽的金钱,他组建了一个实验室,开始专门研究“妖怪”。

别人都以为老人疯了,可老人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他开始孜孜不倦的做实验……

钟秒秒回忆着自己看到的画面,低声说:“终于在那个老人就要死去的之前,他做成了第一个实验。”

钟秒秒触碰四叶草的种子,看到了另外一个画面,垂暮的老人一下子改变了容貌,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大约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

年轻兴奋的拉着四叶草的手,跟她说……

成功了!成功了!

喜悦的声音回荡在钟秒秒的耳边,却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老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继续他疯狂的实验。他不知道占用了什么人的身体,得到了新的重生,可他不满意。就算是新的身体年轻,可总有衰老的一天,仍然不能和四叶草永远的在一起。

四叶草发现他的丈夫仿佛疯了,入了魔一般,让她觉得分外陌生。

四叶草劝阻男人,让他不要再继续下去。男人带回来的试验品,不只是有各种妖精,还有活生生的人,每一个实验血腥的四叶草不敢置信。

只可惜,男人根本不听,他问四叶草是不是早就已经不喜欢他了,是不是早就已经厌倦他了?

才这么短的时间,四叶草已经希望他去死……

男人手下的实验人员提出了一个想法,希望可以用四叶草做实验,说四叶草是他们见过最奇特的妖精。

说不定四叶草是个突破,可以真的打破人类生老病死的可怕轨迹。

钟秒秒不敢置信的看着幻境,男人做的一切难道不是为了和四叶草在一起?可最终,男人欣然同意了这个提议,将四叶草抓起来,用她继续做实验。

男人服用了四叶草的一枚种子……

四叶草遍体鳞伤,种子就如猫妖的心脏,那是她的心脏。她不敢置信,男人为了研究,竟然吃了她的种子。

四叶草趁人不备,终于逃出了实验室,然而她早已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她以为自己逃不掉的时候,正巧遇见了谢罗川……

是谢罗川救了四叶草,那些实验室的人才没有找到她。

四叶草为了感激谢罗川,将仅有的两颗种子留给他。那个时候,四叶草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再留念的。悄然的彻底的消失,连一颗尘埃都没有留下。

实验室为了研究,曾经做过很多各种各样的实验,宋洛和花一梦的事情,全都和实验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都只是实验的冰山一角而已。

钟秒秒眯了眯眼睛,说:“那个人……原来就是耿井浩。”

“耿井浩?”魏时迁皱眉。

老人改变了面容,换了一副新的身体,钟秒秒在到那具身体的一刹那就忍了出来,就是花一梦的编剧朋友耿井浩无疑。

怪不得耿井浩会突然消失,花一梦对他丝毫没有察觉。看来去别墅偷走和弦的人,也是耿井浩无疑。

只是眼下,他们并不知道耿井浩身在何处。

至于谢向年为何会突然频频晕倒,还经常看到奇怪的东西……

钟秒秒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谢向年,说:“他每次晕倒,可能看到的都是有关耿井浩的事情。”

“什么意思?”谢罗川不太明白。

钟秒秒说:“你哥哥和耿井浩都服用过一颗四叶草的种子,其实并不是你哥哥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说个大白话,就是有的时候会串频。”

因为四叶草种子的缘故,谢向年一串频就会晕倒看到关于耿井浩的事情,有的时候是耿井浩过去,有的时候是耿井浩的现在。

也是因为这样,谢向年才会说,他看到了一个人说要绑架和弦,才有了视频中的误会,怀璟才会以为绑架和弦的人谢向年。

“那这要怎么办?”谢罗川追问。

钟秒秒还没开口,躺在沙发上的谢向年忽然有了动静,已经苏醒了过来。

“哥?”谢罗川赶紧扶他。

谢向年压了压自己的额角,说:“我没事,就是睡了一会儿。现在什么时候了,我都饿了。”

谢罗川看了看他的脸色,的确已经恢复,不由松了口气,说:“都已经过了午饭的时候,要不然这样,我现在就去做饭,我们吃了饭之后再说。”

“快去吧,我都快饿死了。”谢向年摆摆手说。

谢向年一醒来就说要吃饭,好像饿死鬼投胎一般。

谢罗川瞧他醒了很高兴,被谢向年催促着,火急火燎进了厨房。

等谢罗川一进厨房,谢向年就有些笑不出来了,脸色难看的厉害。

钟秒秒看了一眼谢罗川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兀自发呆的谢向年,说:“你是故意支开你弟弟的吗?”

“是……”

谢向年笑不出来,抬头看了一眼钟秒秒和魏时迁,说:“因为有事情想邀请你们帮忙。”

钟秒秒似乎并不需要谢向年开口,已经知道他想要求的是什么事情。

魏时迁倒是不太明白,也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哑谜。

钟秒秒说:“你这么做,你弟弟可是会伤心的。”

钟秒秒不需要谢向年开口,她已经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

钟秒秒刚才就说过了,谢向年因为四叶草种子,可以看到耿井浩的过往和现在,其实同时,他也可以偶尔看到四叶草的过往。

就在刚才昏迷的时候,谢向年看到了一些事情……

谢罗川打算隐瞒他一辈子的事情……

然而谢罗川的一辈子,其实也没有多长,短短的十二年罢了。

谢向年看到谢罗川与那个女孩说,他想要哥哥醒过来,就算他们都只剩下十二年也无所谓……

谢向年喃喃的说:“十二年……太短了,我不能拖累他……”

※※※※※※※※※※※※※※※※※※※※

【小剧场】

【某日,钟秒秒小表贝突然失忆了,你会怎么做?】

魏·闷骚·先生:你是我高价购入的一座古董钟,所以我是你的主人,叫一声主人来听听。

钟·超乖巧小表贝·秒秒:主人!

魏·得寸进尺·先生:真乖,小表贝的钟摆好像歪了,让主人看看……

【啪!魏先生卒,小剧场终】

喜欢秒秒的咖啡店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秒秒的咖啡店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秒秒的咖啡店最新章节 - 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 - 秒秒的咖啡店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秒秒的咖啡店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玉生香娶个农民媳人鱼的饲养浪人天涯满庭芳树雨中深[综漫]刷副本的好骚年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成魔本纪弥天大雾[暗花/明光]阿鱼日记异世之成神路七宝姻缘飞上枝头上神升级记恶汉的懒婆娘皇后画风不对[风云]断浪,滚过来和熊猫一起修仙的日子江湖不好唬拯救恶毒女配(gl)五更钟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重生攻略手札婀娜动人等我为皇源血
完本推荐: 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化妆全文阅读临时保镖全文阅读掌家娘子全文阅读权柄全文阅读清和月下觞全文阅读我有颜他有钱全文阅读天字嫡一号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夏日清凉记事全文阅读隐形的他全文阅读布家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谁说我,不爱你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现世修真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时尚先生全文阅读你是上帝唯一的手全文阅读[综]穿越路西菲尔全文阅读幸村,美丽不是一种错误(网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美食供应商金凤华庭无上丹尊盛总是个醋罐子精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开天录洪荒历伏天氏大数据修仙仙帝归来一不小心就无敌啦大魔王娇养指南从绝地求生开始无敌冷宫娘娘有喜啦枭爷,你老婆超甜!斗武乾坤猛卒承包大明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俗人系统天道宠儿开黑店明天下北宋刑侦事件簿通幽大圣众神世界首富小村医吾家娇女氪金成仙婚后忽然得宠未来之最强萌妻

秒秒的咖啡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秒秒的咖啡店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秒秒的咖啡店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