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若春和景明 >> chapter36

chapter 36

杜若抓着那一叠钱, 发泄般拼命跑回宿舍。冲进门, 室内昏暗一片, 一个人也没有。

胸腔中涌动的恼怒羞愤并没有因疾跑而泄去半点, 倒是酸痛了一天的脚痛得更加钻心。

她一瘸一拐到桌前坐下, 提着气, 小心翼翼脱掉高跟鞋, 脚踝和脚趾上的水泡瞬间刺痛起来。

她眼睛湿了,强忍着,眨去水光。她咬着牙独自坐了很久, 越想越气,越想越苦,实在没办法, 在宿舍群里发了条消息:“你们能不能回来, 出事了。”

发完消息,眼眶又发潮了, 她放下手机, 埋头趴在桌上。

一刻钟后, 夏楠、邱雨辰和何欢欢全回来了, 推门便问:“出什么事儿了?”

杜若努力镇定下来, 把事情始末讲了一遍。

何欢欢听完,当即就叫:“什么?他怎么这么无耻啊!一点儿看不出是那种人!”

邱雨辰比较理智:“你先别骂人, 创业团队都这样,站在他们的角度, 也正常。人家比我们强, 这就是现实。”劝导完却叹息,“可没想到会让小草碰上。”

杜若眼睛又有些红了:“他们不想要我入股,只想招助理。维护自己的利益,我理解。

可我的IMU跟他们没任何关系,没人帮我,全是我一个人做的。没进实验室前我就在做了,查资料,做实验,换材料,找公式,几个月的成果!”

何欢欢过去抱住她的脑袋摸摸:“你别急呀,我们一起想办法。”

邱雨辰问:“你的实验过程应该全纪录下来了吧。”

“嗯。”杜若道,“可这是我的研究,他们拿去拆了,几天就能搞明白。那等于白送他们了!”

夏楠打完电话从阳台上回来,拉了把椅子坐下,说:“我问过学法律的师姐,她有个学长在挺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如果你想咨询,我明天带你去。或许能帮上忙。”

杜若一愣:“要打官司?”

夏楠:“不一定。但我们都是外行,找律师问问,看能不能帮到我们。再说,做做样子,吓唬人也行啊。”

“对。”何欢欢道,“万一吓唬一下,就好了呢。”

“好啊。”杜若感激道,“谢谢啊。”

“行了,先别急了,明天我们一起去。”

第二天,四个女生跑去律师事务所咨询。

那位律师学长详细地解情况后,却蹙紧了眉头,不觉乐观:

“照你的描述,你在他们团队里的确是助理身份。这种事情,我接触过很多。很多年轻人创业都这样,起初靠着梦想和激情,拧成一股劲,可当实验转变成产品,有经济利益出现时,纠纷也就出来了。你还好,没付出太多,我见过付出几年心血,到最后都没入股,按工资拿的。

虽然我很同情,但这种事难处理。何况,这话可能不好听,但弱者给强者打工,拿工资不谈分成,很多公司企业都这样啊。”

杜若解释:“我明白。我没怪他们。谈不拢,那就和平分开。可我现在想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但是,研究成果归实验室所有,这是很多高校里的默认条款。再说你还签了合同。虽然合同上是‘工作期间’,我们可以从这点切入,说你自己的研究不是工作相关。可问题又来了,你没办法证明那是你单独完成的,是你在进实验室前就开始研究了的。

你要想打官司,我当然接,可对学生来说,打官司费钱费时费精力,结果却不一定好。更何况,对方既然是学校的精英团队,事情闹大,对学校声誉不好,老师怎么看待你?以后在学院里同学之间怎么相处?这个你们来之前都没考虑过吧。”

四人同时愣住。

“我建议,你们还是找老师协调一下。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你年纪小,没经验,这回就当吃一堑长一智。这种事,出了社会也会碰到。早来总比迟来好。”

四个女生走出律师事务所大楼时,情绪都很低落。

学生的想法天真而理想,现实却残酷而冷冰。

何欢欢一脸沮丧,嘟哝道:“不来还好,来了更憋屈。”

邱雨辰道:“别放弃啊,回学院里找导师吧。”

杜若打起精神,点点头,她还没放弃希望。

到学校,已是下午。

宿舍另外三个女生都有课,何欢欢说要逃课陪杜若去找老师。杜若婉拒了:“我一个人行的。你好好上课吧。”

“那有事给我们打电话。”邱雨辰说,“我也问问朋友,看人家实验室是怎么处理的,有办法了告诉你。”

“嗯。你们快去上课吧。”

大家很快散去。

杜若独自去到办公区,靠近门口时,深吸了一口气,朝里头望一眼。

办公室里依然只有张如涵一人,生活老师要比专业导师清闲很多。

杜若敲敲门。

张如涵抬头微笑:“是杜若啊。”

“嗯。”她走进去坐下。

“好久不见啊,老师一直在关注你呢,成绩很好哦。我听不少老师表扬你,这样子下学年能拿国家奖学金了。”张如涵不停夸赞着,半年前的那次小风波似乎早已抛去脑后。

杜若笑笑,也不过多寒暄,切入主题:“老师,这次来找您,是遇到了困难,想请您帮忙。”

“什么困难,尽管说。”

杜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陈述了一遍。

张如涵听着,渐渐皱了眉心,听到她说尝试去找律师时,面露惊讶,但她没有插嘴,等杜若讲完了,她也没先指责,而是说:“这件事情,虽然听你描述,你受了委屈,但毕竟是你一面之词。这样,我把邬正博叫来,面对面协调,你觉得可以吗?”

杜若吸一口气,点头:“好,这样很公平。”

张如涵翻出通讯录,给邬正博打了电话,那边不知说了句什么,张如涵说:“还是尽快在学院内部协商解决吧,不然,我的学生可能会去找律师。”

她放下电话,说:“等会儿,他马上过来。”

过了没多久,邬正博就来了。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面容和善的人,加上脸色很差,比以往更吓人了。坐下时,甚至严厉地甩了杜若一眼,仿佛她是个敲诈犯。

他坐下后也不看杜若,冲张如涵道:“没料到她好意思告状?老师,这事儿很简单,这丫头来我们实验室学习——”

“师兄,我有名字,叫杜若,不是什么丫头。”她难以忍受他言语中的轻蔑,开口道。

“别人讲话你打岔,有没有素质?”他厉声问。

杜若咬紧唇,脸涨得通红。

张如涵劝道:“有话好好说,别动气。”

“能不气吗?”邬正博道,“好心让她跟在实验室学习,张老师,你应该清楚,这种机会,多少大一学生求都求不到。她倒好,反咬一口,一个打下手的,要Orbit的股份,贪心不足蛇吞象!”

杜若面红耳赤,据理力争:“你没必要污蔑我贪财贪利,我没要Orbit的股份,我也没认为现在让我走有什么错,大家想法不同而已。我也不想加入了。可我必须把我的东西带走!”

邬正博觉得可笑:“你要不要说Orbit所有项目你碰过的就都是你的?别说成员的成果都是团队的,你一个助理,有什么资格要求带走任何东西?!”

“我没资格?”杜若气得眼睛红了,“邬师兄,提高IMU的刷新速率,减少累计误差,那是我自己的研究,和Orbit没有半点关系!这几个月来,我查过多少资料,换了多少种算法和公式,做过多少次实验,换过多少种材料,全是我一个人做的!没有靠你们任何一个人,你说我没有资格?!”

她气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死死忍着。

张如涵给她递纸,打圆场:“别急别急,都好好——”

邬正博强势打断:“你能有进步有突破,也是实验室的人和氛围帮助你,促进你,也是从实验室学到的。”

“你——”杜若气血上涌,“我要找律师告你!”

“行。我也会让学校帮忙请律师的。”邬正博全无所谓。

她霎时一口气堵在胸口,憋得几乎窒息。他不怕啊,他很清楚她告他也没用。

“没事我先走了,请律师的话,我等着收律师函。”他起身,扬长而去。

杜若双手死死抓着椅子,整个脑子都懵掉了。

张如涵也低头扶了下额,研究生院的学生一贯不服管教,她也没办法。又怕院系内部事情闹难看,为难道:“杜若,你真要告他们?”

杜若表情呆滞,没吭声。

张如涵叹气:“杜若啊,你在气头上,我说什么你可能都觉得不公。但这事儿真不是我说,没有谁对谁错。都有自己的道理。你觉得师兄不讲理,但规程就是这样。助理和实习生的东西归实验室所有,这是默认的。因为你本身就是去那里学东西的啊。人家说相声的,学徒的酬劳都要给师傅呢。

当然,这是你独立研究的,我知道你委屈。可我还是得提醒你,真上法庭,影响不好,学校和学院恐怕不会站在你这边。不然乱了规矩,以后其他实验室怎么管理呢?我看算了吧,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要不老师想想办法,介绍你加入别的实验室好不好?”

杜若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觉得一股脑儿的委屈,恼怒,羞愤,无助,心酸……

忍不住了,

她咬紧嘴唇,飞快摇了摇头,呜咽着说声谢谢老师,就起身逃走了。

一出办公室,眼泪就疯了般往外涌。

再也控制不住了。

她飞快跑向楼梯间,以求躲避之所。却在走廊上撞见从电梯间出来的景明,他眉心皱着,大步朝这方向走来。

两人正巧碰上。

他见她一脸的眼泪,明显愣了愣。

她跟受了惊的动物一样,立刻逃去楼梯间。

景明追过去,拉开安全门,飞速下楼梯,几大步追上她,一把扯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回来:“老师怎么处理的?”

他一问,她积压的情绪便在瞬间崩溃。眼泪流得更凶,开闸的水一样。她拿一只胳膊捂住眼睛,只露出翕动的鼻翼和瘪成一条线的嘴巴,呜呜直哭。

“别哭了!”他恼火道,“说话!”

她嗓子直抽抽:“IMU拿不……回来……老师说……忍……学校不站……我这边……我不讲理……告,告也……没用……都……都不会站……站我……”

景明冷着脸听她讲,她哭得太伤心,口齿不清,逻辑混乱,完全不知在讲什么。但他还是迅速猜出了她的委屈之所在。

好半天了,他并没做出反应,也没安慰。

她哭了一会儿,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低头抹眼泪,喉咙时不时抽一下。

景明的目光从窗外挪进来,看她一眼:“哭好了?”

她不吭声。

他掏出纸巾递给她:“把脸擦擦。”

她把脸擦干净,又擦擦了眼睛。

他插着兜,下楼,说:“跟我来。”

她愣愣的,还是跟了过去。

她跟着他下了楼,走上林荫道,两人一前一后,隔着几米的距离,一路穿过夏天绿意盎然的校园,走进实验楼,进了电梯,出电梯,上走廊,走到Orbit实验室,推开门,不请自入。

实验室里的人都在忙碌,突然闯入不速之客,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更何况这人是景明。

杜若跟在他身后,一张脸又委屈又忐忑,颇有些像在学校里受欺负后找来家长的孩子。

有人过来问:“有什么事吗?”

景明根本不理,就跟没听见似的,目光在实验室里扫一周,无视掉所有面露疑惑的人,最终落在邬正博面前。

他和几个助手在试验台前,疑惑地看着他,实验台上摆着各种操作用具,和一个拆了一半的IMU(惯性测量单元)。

景明拔脚朝那儿走去,杜若紧紧跟上。

他走到实验台前,扫一眼桌上的东西。

邬正博看见杜若,大概猜得到景明为何而来,讽刺地问了句:“大驾光临,有事?”

景明没搭理,眼神都不曾在他脸上停留一秒,就跟这实验室里所有人都不存在似的。

他拿起那个拆了一半的IMU,回头看杜若:“是这个吗?”

杜若小鸡啄米般直捣脑袋。

景明拿在手里左右翻看一下,问:“实验过程都记录下来了?”

“嗯。”她点点头。

下一瞬间,景明突然扬起手,用力一砸!

那仪器砸在地板上,碎壳四溅,摔成了稀巴烂!

喜欢若春和景明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若春和景明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花瓶记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重回初三周小云的幸福生活腹黑有个女孩叫夏桐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咱俩没完彩虹在转角我男主超甜重生八零甜宝妻青春制暖若春和景明锐青你好消防员神明今夜想你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不乖我就吃掉你!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忍冬我的青春你的城骄阳恋皎月
完本推荐: 不准撒娇[穿书]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玄学大师的佛系日常全文阅读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吃药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清穿]全文阅读穿成反派他亲妈全文阅读狼行成双全文阅读若尔全文阅读在劫难逃全文阅读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全文阅读以嫡为贵全文阅读天潢贵胄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无可救药全文阅读邵棠的位面全文阅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豪门顶级盛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临重生嫡女悍妻男神投喂指南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大武侠传何日请长缨重生八零甜宝妻超神制卡师盛宠之将门嫡妃万古剑帝超神机械师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潜行追凶都市剑说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洪荒之我成了巫族大神少年公孙策婚后忽然得宠伏天氏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万千之心神级选择系统天赐良婿冥王退休计划全知全能者汉阙高能百分百玉玺记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