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軒軒書吧 >> 乘龙佳婿 >> 第680章 安慰

昭仁殿中,朱莹托着腮帮子坐在椅子上,和面前的三皇子和四皇子大眼瞪小眼。

两个小家伙之前就得知了赵国太夫人和赵国夫人先后进宫的事,还知道带来了一个外人,四皇子倒是心痒痒地很想去瞅瞅怎么回事,却被三皇子死死拉住,直到皇帝叫了他们兄弟去一块陪膳,四皇子还是没忍住探究此事,结果却被皇帝轻描淡写地搪塞了回来。

而现在倒好,太夫人和九娘是走了,他和三哥刚陪着父皇吃完饭,朱莹竟然又带着好几个人来了!足足四个,熊孩子从来没见过大晚上有四个人到乾清宫的,连听都没听说过!而且,这些人看着就不像是当官的,一看就是小人物。

别问他怎么知道那是小人物,熊孩子如今也不是昔日久居深宫什么都不懂那会儿了,见过的人和事多了,当然也会有那么一丁点眼力——毕竟从这些人的衣服上就能看出来!

然而,虽说非常好奇,四皇子却和自家三哥一块被皇帝撵出了乾清宫,顺带还附送油盐不进的看守一个,就是他从来都应付不了的莹莹姐姐。刚刚他已经好话说尽,可朱莹却依旧不为所动。面对那守口如瓶的光景,他着实是恨得牙痒痒的。

“莹莹姐姐,三哥可是太子,就算有什么大事,难道一定就要瞒着他这个东宫储君吗?”

三皇子虽说也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四皇子百般方法用尽,最后竟是当着他的面扯起虎皮做大旗,他还是不得不板着脸训斥道:“四弟慎言!就算我是太子,但也不是什么事都必须要告诉我。父皇自有决断,你怎可质疑他的安排?”

四皇子不服气地还想说话,可被自家三哥眼睛一瞪,他只能悻悻闭嘴。而刚刚好整以暇笑看着他的朱莹,这才打了个呵欠。

“好了,你就别问我是怎么回事了!娘也就是进宫之前叫了我和二哥过去,三言两语吩咐了寥寥几句,我陪着陈公公走了一趟外城而已,没比你们多知道多少。”

见四皇子满脸不信,三皇子则是默不作声,朱莹就懒洋洋地说:“当然,至少比你们多知道一个意外的消息。可一会儿皇上肯定也会告诉你们,所以你们两个小家伙别急,更不要想着打我的主意。没有皇上的吩咐,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虽然她很想和人分享二皇子竟然死了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事情的严重性她还是懂的!就算眼前的是张寿,她也会姑且忍住,等皇帝表态可以说,她才会说,更别提这兄弟俩了,早告诉他们有什么好处?说不定皇帝回头还想看看他们得知这消息后的真实反应呢?

就不知道是哪一路人想着奇货可居……当然也不是没有别的可能,但她觉得除了人真的死了这一可能性之外,有人劫下二皇子,打算图谋不轨的这个可能性更大。

见四皇子气鼓鼓地跑到了一边,扭过头一屁股坐下,三皇子本想以明天还有客为由,催他去睡,可想想自己不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毫无睡意,他想了想就岔开话题,和朱莹说起了张寿今日那堂课的事。这下子,朱莹总算是精神了起来。

原本只是没话找话说,但两人说着说着就兴致盎然了起来,尤其是朱莹的记性可比四皇子更好,那故事说得绘声绘色。

于是,本来在一旁生闷气的四皇子也终究忍不住上来插嘴,一时间,一大两小恰是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张寿的那些故事。

至于乾清宫中那点事,他们不知不觉就抛到了脑后,直到外间传来了一个声音:“太子殿下,四皇子,还有朱大小姐,皇上宣召。”

四皇子如梦初醒地第一个蹦了起来,转身撒腿就想往外跑,却被眼疾手快的朱莹一把拖住。他正想抗议,脑袋上就挨了朱莹一记弹指:“晚上这么冷,就这么冲出去挨冻,你疯了吗?来人,把大袄和氅衣拿来!小孩子就要听话,快穿上!”

虽说嘴里嘀咕这么近怕什么,但四皇子到底还是不敢违抗女魔王,乖乖地把宫人捧来的大袄裹好,而三皇子亦是慌忙穿戴了整齐。可当出门之后,四皇子步子太急,一脚踏空,不由自主地往前摔去,结果又是朱莹顺手一捞把人抓住,免去了小家伙摔一个嘴啃泥的窘境。

哭笑不得的朱莹索性牵住了四皇子的手,随即顺手又牵住了三皇子,这才没好气地说:“天黑时千万小心脚下,别冒冒失失的!好了,跟着我慢慢走,”

虽说四皇子自负已经是大人了,可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根本挣脱不了朱莹,只能无奈地跟着走。而三皇子则是看了一眼其余跟出来的人,见每个人都装成什么都没看到,他不禁又抬起头来看了朱莹一眼,恰只见她正在和自家四弟互瞪,怎么看怎么也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可就是这么个看上去长不大的莹莹姐姐,却还说四皇子冒失……

朱莹却不知道三皇子正在腹诽自己,她只知道,这会儿把这兄弟俩送到乾清宫陪着皇帝,她也就可以回去了。在很可能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之后,皇帝更需要的是三皇子和四皇子,而不是她。

果然,当她带着这一对兄弟进了乾清宫,就只见这里已经不见了自己刚刚带来的那些人,偌大的地方显得空空荡荡。唯有皇帝孤零零地坐在宝座上。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她看不清这位天子面上到底是什么表情,可她却觉得有一种落寞孤寂扑面而来。

她本能地一松手,这下子,身旁的熊孩子立刻撒手没,恰是蹬蹬蹬跑去了皇帝身边,刚刚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全都倒了出来:“父皇,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大晚上怎么会这么多人进宫来?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我和太子三哥都已经大了,愿意为父皇分忧解难!”

见四皇子一开口就把自己带了进去,三皇子心里着实无奈,只能也快走几步上前,随即行礼问道:“父皇,儿臣虽说才疏学浅,但若是父皇有吩咐,儿臣一定尽力而为。”

“朕没有什么要你们做的。”

皇帝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刚刚挨个问话之后,他那越来越沉甸甸的心情终于稍稍和缓了一些。他扫了一眼握着自己一只手不肯放的四皇子,又低头看了一眼在宝座下方那斯文有礼的三皇子,当看见朱莹悄然打算退下时,他就咳嗽了一声。

“莹莹,朕可没让你走。”

正想溜之大吉的朱莹顿时为之止步。她有些无奈地苦笑道:“皇上,都这么晚了,有太子殿下和四皇子陪着您,那不就够了吗?我还得赶紧回去呢,否则祖母和娘该着急了!也不知道爹什么时候回去的,发现只剩下二哥的时候会不会以为出了事。”

“你祖母和娘回家早,说不定早就到家了。至于你爹,在兵部之后清理旧档,清理人事,反正是各种清理,忙得夜不归宿也是常有的事,用不着你担心他。就算他回去了,你二哥皮实,你难道还怕他挨打?”

皇帝直接拿朱二打趣了两句,随即就淡淡地说:“你那二哥从前文不成武不就,也算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子,不及你大哥远矣,甚至连你的婚事都差点被他乱点鸳鸯谱安排了出去。但终究他本性还好,所以有了你那如意郎君点拨,他最终还是走了正路。”

“不像朕那二郎,自以为是,目中无人,欺上瞒下,肆意妄为,只知道闯祸,从来都不知道改过,如今落得个不知生死的下场!”

听到不知生死四个字,四皇子还在发愣,三皇子却陡然醒悟了过来。他大吃一惊地抬起头来,本能地问道:“父皇,二哥生死不明?他不是坐船去琼州了吗?难不成是船在海上……”

见三皇子说到这就戛然而止,面上露出了惊悸之色,皇帝就哂然一笑道:“船在海上大概是出事了。广东宋氏的一条船正好在海上救了个船工,那船工说是船沉了,他们下网捞到几件东西之后,不敢怠慢,赶紧想办法返程报信。”

“朕刚刚已经亲自问了那个幸存的船工,他说船是在入夜的时候突然沉的,主帆着火,底舱进水,那时候上上下下乱成一团,他是个不起眼的小水手,路上撞见一个随行二郎的近侍,稀里糊涂捡了块腰牌。后来也没顾得上那么多,直接揣了东西就慌慌张张往海里跳。”

“跳海之后,他仗着水性不错,还想游上岸,结果根本就是徒劳。好在他运气好到了极点,哪怕半道上冻得昏睡过去,竟然也顺水漂流了下去,正好在大白天遇到了广东宋氏那条船,所幸船上有大夫,药也足够,这才捡回来一条命。”

“他承认广东宋氏在周围海域打捞救人根本就是白费力气,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顺水漂了多久,宋氏打捞上来的东西,大概都是他带出来的东西,还在海里掉了不少。”

说到这里,皇帝没理会三皇子和四皇子那呆若木鸡的表情,见朱莹正皱着眉头在那沉吟,他就继续说道:“二郎是突然被朕撵出京城去的,他倒是还有时间收拾了一大堆细软,在船上赏这个赏那个收买人心,就连那绣带还有乱七八糟的穗子之类,也是他赏赐给那水手的!”

“他要是早有这种大手笔,也不会连自家的皇子别院也是一副乱糟糟的架势!”

三皇子终于梳理清楚了大致脉络,此时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问道:“父皇的意思是说,现在不能确定船沉与否,也不确定万一沉船,那是发生在哪儿是吗?”

“没错。”

皇帝赞许地对自己的太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个小水手说自己被吓怕了,稀里糊涂第一个跳下水,完全忘了这是在海里不是在江河里,又是大冷天,在沉船之前,他奋力游出去很远,所以才没有被沉船那动静带进漩涡里。”

“被救上来之后,他不知道自己在海里漂了多久,因为他自己一开始吓得连日子都忘了,中间又睡着了,又因为是晚上,不知道沉船的地方是哪,只好对宋氏那条船上的人说船沉不久,就在附近,别人打捞上来了东西之后,他发现竟然是自己身上的,也没敢说。”

“如果朕之前不是一个个见他们的,他还不会说真话。被朕吓唬了两句吐了真言之后,那小子又一个劲磕头,说什么自己家里还有双亲在,只希望朕砍他脑袋的时候,能够饶了他的父母。他这才是第二次出海,又不认识星星,所以算不准路程。”

“他只知道,从天津起航之后,风势不大,船开得不快,听船上那些老船工说,等过了山东速度就能上去,但实则起行之后三天就遇到了火烧船帆,四个底舱全都进水的事。”

见父皇把那样一个小水手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三皇子顿时心里难受。他很明白,说到底,他的父皇并不是那种绝情的天子。

虽然他和二皇子完全谈不上有什么感情,这个皇兄对他来说,连四皇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可他想到父皇此时此刻的心情,再看到父皇的一只手自始至终紧紧握着四皇子的手,他忍不住也走上前去,随即轻轻握住了父皇的另一只手。

“父皇,也许事情没那么糟糕……也许,二哥也像那个水手似的,被人救上来了呢?”

那个蠢货可不会游泳!朱莹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但是,在皇帝心里插刀,这种蠢事她还是不会做的。她虽说不至于像两个小家伙似的这么上前去握手安慰,但想想与其让皇帝因父子之情而继续伤心,还不如让人去冷静地思考问题。

“皇上,我听爹和大哥提过,海路一直都是有风险的,而且更多时候都得看风向,但纵使如此也好过只靠一条运河。所以太祖初年就是海漕并举,两翼齐飞,但海运一般都是船队出行。虽说二皇子此去琼州府是受罚被贬,但从天津出发的时候,怎么至于就一条船?”

见皇帝微微一愣,她就继续开口说道:“而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派人去仔细查,那么别说十天半个月,说不定就是一年半载,甚至三年五载,二皇子的生死也没办法断定。而有这点时间,民间说不定会有一堆人打着二皇子的旗号招摇撞骗,甚至占山为王。”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xuanxuanbook.com)乘龙佳婿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軒軒書吧

猜你喜欢: 混在三国当军阀北宋大丈夫寒门枭士资本大唐至尊特工凌云志异大文豪篡唐大学士大宋超级学霸乘龙佳婿明天下贞观大闲人异界城堡时代一品江山隋唐君子演义数风流人物北宋大表哥特种兵之妖孽奶爸小阁老宋时明月将血商业三国北宋小厨师唐朝小官人我的帝国无双
完本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重回九零年代全文阅读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全文阅读一篇男主是谢衣的甜文全文阅读影后有家动物园全文阅读人不可貌相全文阅读[金粉世家]重生秀珠全文阅读没有来生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酌鹿全文阅读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全文阅读重生之炮灰逆袭路全文阅读清风徐来全文阅读国师全文阅读综 一梦一死全文阅读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全文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星际第一育儿师全文阅读[火影]暗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尊特工九爷你节操掉了大武侠传大数据修仙豪门巨星是我初恋盛宠之将门嫡妃超脑太监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庶道为王沧元图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逆天神医妃冥冥之中喜欢你超级全能系统短跑天才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帝霸这个地球有点凶异界铁血商途书穿女配很低调武炼巅峰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余生有你,甜又暖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潜行追凶赝太子傲妃狂天下:暴君,你闹试试娘娘她总是不上进一剑斩破九重天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軒軒書吧移动版 - 軒軒書吧手机站